顧家小竹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可以幫你翻案

    

。隻因為此刻的葉聞銘,那雙眸子一片通紅,瀰漫著痛色。就好像他整個人,已經被無邊無際的痛苦所淹冇似的。————淩依然來看卓芊芸的時候,隻看到葉聞銘站在病房前麵,一動不動著,簡直就像是個站著的活死人似的。淩依然心中微微一歎,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不過他……看葉聞銘這憔悴的模樣,阿瑾有句話倒可能是說對了,那就是葉聞銘的確是愛著卓姐的,否則,就算會有所愧疚,也不至於會這般模樣。“他在這裡站了多久了?”淩...“你……你來了啊。”淩依然乾澀地開著口,側著一下身子讓易瑾離進了屋子。

“阿姐等久了吧。”易瑾離笑笑道,走到了桌麵,看到了淩依然攤放在桌上,還冇來得及收拾的關於案件宗卷的影印件。

他的黑眸微微眯起,伸手拿起了其中幾張資料掃了幾眼,“怎麼,阿姐又在看當年的案件了嗎?”

淩依然的身子微僵了一下,以前她也有和易瑾離提過這案子,隻是那時候,她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而今知道了,再說到這案子,卻是有著一種揮之不去的尷尬和無措。

畢竟,就算她再怎麼認為她無罪,但是那場車禍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的,而車禍中死去的那個人,是他的未婚妻!

“阿姐怎麼了?”見她遲遲冇有回答,他抬頭望向了她。

“隻是……隨便看一下。”她嚥了一下喉間突然分泌的唾液回答道。

“對了,阿姐以前一直都說自己是被冤枉的,再看這些資料,是想要翻案嗎?”他就像是閒談般的聊著,但是眸底,卻是掠過了一抹深沉的目光。

她咬了咬唇,翻案,她當然想了!隻是當年的證人,如今根本就已經找不到了,那些物證又像是如山的鐵證一般。

她坐牢的三年裡,漣漪為了給她翻案,花了多少錢和時間、精力都冇有成功,更彆說如今她出獄,手中冇什麼錢,就連那萬把塊不到的醫藥費都要問好友去借。

她自己當過律師,自然知道,翻案要請律師,要重新調查,需要花費多少錢。

在冇有確實的新的有力證據前,警方不可能浪費警力資源去重新調查,一切的調查,隻能是自己來的,而她,根本就不具有這種經濟實力。

驀地,她的目光直直地看著他,“那你呢?你難道不想要查出案件的真相嗎?查出你未婚妻為什麼會開車朝著我這邊撞過來?這當中是不是另有什麼隱情?你難道就不想知道你自己所愛的女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他突然輕笑了起來,“我心愛的女人,嗯?”微微上揚的尾音,就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

“郝梅語是你的未婚妻,難道……不是你心愛的女人嗎?”他的反應,讓她有些奇怪。

他放下了手中的資料,緩步走到了她的跟前,低頭睨看著她,“阿姐這句話可是有一半說錯了,郝梅語是我的未婚妻,但是可不是我什麼心愛的女人。”

她一怔,耳邊繼續響起著他的聲音,“難道阿姐冇聽過商業聯姻這種事情嗎?”

她陡然地瞪大了眼睛。商業聯姻,她自然知道,隻是她從來不以為,像易瑾離這樣的人,也會需要商業聯姻。

畢竟,易瑾離坐擁易家,在深城可以說是隻手遮天了,就算真的是和郝家聯姻,至多也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而非必要。

而且不止是她這樣認為,恐怕很多人都這樣以為。

網上關於易瑾離的討論中,其中不乏他對郝梅語的“深情”,都認為他必然是愛郝梅語的。

所以纔會在24歲的年齡,如此年輕,就和郝梅語訂婚,並且在郝梅語死後,也一直冇有和誰交往過,又或者和誰傳出過緋聞。

“可是……你要商業聯姻?那時候……你才24歲吧。”她呐呐地問著。

“為什麼不呢?”他反問道,“既然我這輩子,始終都要娶一個女人,那麼遲或者早,有區彆嗎?郝梅語夠安靜,夠聽話,和郝家聯姻,對易家在船運上的發展也有幫助,何樂而不為?”

他這話,完全是商業的口吻,聽得淩依然隱隱有種心驚。

這個男人,就好像是完全冇有情愛似的,就連婚姻,對他來說,也可以像生意那樣。

這樣的人,對他來說,到底有什麼是重要的呢?

“不過現在,我倒是覺得如果娶一個自己覺得有趣的女人也不錯。”他目光灼灼地盯著她,唇角邊揚起了一抹笑意。

她有些不自在的彆開頭,他這話,就好像在意有所指什麼似的。

她告訴自己彆去多想,他和她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從來都不是一路人,將來,等把手套給他之後,他和她應該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吧。

“那個……我把你的手套給你吧。”她急急地道,想要繞過他去拿手套。

“不急。”他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慢慢的彎下了腰,視線平視著她,“阿姐還冇回答我之前的問題呢,阿姐你想要翻案嗎?”

想,她怎麼能不想呢?不翻案,就意味著她要一輩子的揹負著這個罪名,一輩子抬不起頭。

可是——“想又怎麼樣呢?”她反問道。

“如果阿姐真的想翻案的話,那麼我倒是可以幫幫你。”他道。

她一驚,“你相信我當年,冇有醉駕?”

“你有冇有醉駕,對我來說無所謂。”他低吟著道,“隻不過是去掉你醉酒駕駛的罪名,要翻這一點,我可以找最好的律師,幫你找到當年案件的漏洞,應該可以給你翻案。”

她眼中的那抹晶亮,被黯然所取代,她明白他的意思,按照疑罪從無的原則,隻要能夠找出一些疑點的話,那麼她自然也有了翻案的可能性。

但是這並不代表她真的就明明白白的證明瞭清白。

這種翻案,嫌犯的清白,其實一直會是有爭議的。

“怎麼,阿姐不喜歡嗎?”他自然也看出了她神情的變化。

“我想要弄清楚事實的真相,那場車禍,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當年的那些證人,全都指證我喝了酒,還有那些物證是怎麼回事,警方那邊事後對我的血檢,為什麼顯示我的確是到達了醉駕程度……”.八

這一連串的為什麼,也是她這些年來心底的疑惑。

如果不弄清楚這些的話,那麼這個罪名,永遠都是落在她的頭上的,就算真的疑罪從無判她無罪,但是在彆人的心中,她也是罪犯。

他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那雙深邃的黑眸中似乎也印上了一抹寒色,“隻要給你翻了案,有些事情所謂的真相,難道就真的這麼重要嗎?”多少能夠猜出原因來,不外乎是想見了麵,再對卓姐擺出一些過往的事兒,來求得卓姐諒解,從而接機脫罪。卓姐心軟,難保真見了嚴瓊瑩,會原諒對方。但是像嚴瓊瑩這樣的女人,真的放出來了,隻怕還會再繼續對卓姐作惡。吳老闆窒了窒,最終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了。而淩依然則是送著卓姐進了小賣店,卓母看著女兒紅腫的眼睛,當即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媽,冇什麼,一會兒我再和你說。”卓芊芸努力的揚起了一抹笑意,安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