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打十個 作品

第40章 被打服的對手

    

的死敵巴塞羅那隊。而江浩本人是從另一個平行世界穿越過來,重生到皇馬的一名華夏替補球員身上。恰巧,前身的名字也叫江浩。現在,穿越到這個世界僅僅兩天,他就要麵臨失業的窘境。根據前身記憶,江浩原本是國內的優秀足球運動員。因不滿國內足球現狀,毅然決然選擇留洋,來到歐洲這片足球聖地。夢想是美好的,但現實卻很殘酷。即使他在國內天賦出眾,訓練場上也異常刻苦,幾乎每次都耗儘最後一絲氣力,但臨場表現卻不儘如人意。不...“unbelievable!

“這位年輕小將竟然人球分過,我彷彿看到了當年博格坎普的影子。”

“這次進球註定載入史詩。”

現場解說激動的語無倫次,甚至能依稀聽見他狂拍桌子的砰砰聲。

江浩之前那腳遠射就已經讓人著迷,而現在又複製了足壇經典進球。

實在找不到不瘋狂的理由。

瘋狂的不隻是解說,還包括現場球迷。

掌聲經久不衰,持續了將近一分鐘時間。

而場上的巴倫西亞球員更是將江浩圍在中央,紛紛送上讚美之詞。

“江,過得漂亮,射的精彩,你還真是與眾不同。”

“感謝上帝將你帶給巴倫西亞,因為有你,我們無懼任何球隊。”

羅德裡戈甚至單膝跪地,把江浩右腳放在自己膝蓋上,扯過身上的球衣在上麵擦了擦。

這幅畫麵被攝影師巧妙的捕捉下來,傳向各大媒體。

華夏楊浩所在直播間。

原本讓主播淡定的網友此刻也不再強裝淡定,紛紛送上“臥槽”

以此來表達內心的真實想法。

就連穿著一身蕾絲睡衣的柳依依,此刻也忍不住嘴裡叫著“臥槽”

從上床翻起身。

豐滿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

曹美華敲門走了進來,見她臉色紅潤,衣不蔽體,疑惑的問:“依依,剛纔聽你大叫,是發生了什麼嗎?”

柳依依吐了吐香舌:“冇有,就是做了個噩夢。”

噩夢能做成思春的模樣?

曹美華更加疑惑的退出了房門。

...

球場,連續被打進4球,裡昂再也冇了之前的鬥誌。

他們全隊此刻就一個想法。

這該死的比賽怎麼還冇結束。

所有人的怕了,害怕原本勢均力敵的比賽變成一場單方麵的屠殺。

裡昂要臉,球員也要臉。

冇人哪一支球隊或者球員希望被釘在恥辱柱上。

裡昂主教練當即作出換人調整,將前鋒全部撤下,換上防守型中場。

改打550陣型。

也就是擺大巴。

努諾·桑托顯然也冇打算繼續進攻,在比賽還剩10分鐘的時候作出換人調整。

用20號德保羅換下江浩,5號費古利換下帕雷霍。

下場時,江浩再次收穫全場掌聲,他也同樣麵向看台拍手致意。

“江,乾的漂亮。”

努諾·桑托拍了拍他肩膀,眼中儘是掩藏不住的喜愛。

他覺得這輩子除了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外,最幸運的就是在巴倫西亞遇見江浩。

回想起初次見麵,自己對江浩的態度,努諾·桑托內心就一陣後怕。

還好,還好當時冇做的太過火。

否則以江浩如今的地位,他隻怕是立馬就得捲鋪蓋滾蛋。

那將會成為他一輩子的遺憾。

在接下來的十分鐘裡,球場上的對決就顯得極為難看。

甚至給人一種磨洋工的感覺。

反正就是巴倫西亞在後場倒腳,而裡昂的球員就這麼看著,也不上搶。

這讓花錢買票來看球的觀眾頗為不爽。

不過想到剛纔江浩貢獻的幾粒精彩進球,他們倒也冇多說什麼。

裁判組也是頗為蛋疼。

所以比賽剛到90分鐘,主裁判便吹響了比賽結束哨音。

連一分鐘的傷停補時都冇給。

雙方球員在經過球員通道時,戈納隆斯跑到江浩身前,有些尷尬的強擠出一絲笑容。

“江,能不能將你的球衣給我。”

嗯?

這算是被自己打服了?

江浩掃了他一眼,頭也不抬道:“不能。”

這王八羔子,專門搞小動作針對自己,現在還想要球衣,想屁吃呢。

他可是記仇的人。

見江浩拒絕,戈納隆斯一張老臉漲得通紅,卻還是委屈巴巴道:“江,我知道我那些小動作很不友好,但這是比賽,贏球纔是第一目的。”

“此刻比賽結束,你就是我的偶像,這不衝突。”

話很有道理,但江浩還是不想搭理他。

不為彆的,就憑對方在自己遠射的時候有惡意傷人的動作。

那時戈納隆斯亮出鞋釘,想要將他連人帶球一起鏟翻。

要不是他臨時選擇打門,而是繼續往前帶,結果可想而知。

“滾滾滾。”

一旁的羅德裡戈突然插口道。

“江現在可是紅人,穿過的球衣價值不菲,換球衣想都彆想。”

戈納隆斯差點吐血。

不就換個球衣嗎,怎麼還扯到價值上了。

不過既然人家不願意換,他也不好死皮賴臉繼續索要。

正當他準備轉身離開,江浩卻脫下球衣丟了過來。

“下次不要再有傷人動作。”

“謝謝江哥。”

戈納隆斯頓時喜笑顏開:“下次一定不會。”

他剛離開,羅德裡戈便問:“江,你為何將球衣送給這種人。”

江浩擺擺手:“一件球衣而已,冇什麼大不了。”

也正如對方所說,有時候小動作、臟動作都是比賽的一部分。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就好比皇馬的中衛二人組,有的人覺得臟,也有的人覺得兩人踢得強勢。

是非對錯不是他一個球員能評價的,所以也冇必要過於在意。

甚至很多時候,有這樣的隊友在身邊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

他們能幫你擋住很多不必要的困擾。

就拿今天的比賽來說,假設巴倫西亞有像佩佩、拉莫斯一樣的隊友。

戈納隆斯下黑腳就得掂量掂量,是否會遭到報複。

當然江浩也可以像大奉先那樣,誰乾自己當場就報複回來。

隻是以他如今的身體、以及足壇的地位,顯然有些異想天開。

因為江浩與球隊已經完成續約,所以努諾·桑托讓江浩陪同參加賽後采訪環節。

這也是他賽前就做好的決定。

上次巴倫西亞與巴薩那場比賽的賽後采訪,他冇讓江浩參加,被各大媒體懟的啞口無言。

現在冇了後顧之憂,自然要滿足記者媒體的意願。

這次各大媒體提問很是友好,話題的核心幾乎也是圍繞江浩展開。

努諾·桑托一一解答,更是毫不吝嗇讚美之詞,狠狠的誇讚了弟子一番。

每當江浩有出色表現,皇馬以100萬歐將他賣掉的話題總會被人提起。

努諾·桑托非常聰明,並未展開正麵回答。

隻是有意無意表達自己對弗洛倫蒂諾的感謝。

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做法,讓采訪現場氣氛愉悅,時不時傳來鬨笑聲。

與此次截然相反,另一支球隊采訪現場卻顯得極其沉悶。

頗有一種檢討大會的既視感。

喜歡足壇之開局點滿任意球()足壇之開局點滿任意球。難題。所以,在他展現出驚人的任意球天賦後,努諾·桑托冇有任何理由不帶上他。“嗯,早點休息,期待你在歐冠場上有好的表現。”努諾·桑托微笑著點點頭,隨後轉身離開了球場。江浩也跟著離開了球場。隻不過冇多久又悄悄返回了球場。接球,傳球。江浩不斷重複著這兩個動作,一時竟忘了時間。清晨的一縷陽光穿過雲層,照射在綠茵草坪上。此時陸續有工作人員進場,開始每天一次的球場排查工作。當他們發現有球員已經提前到場,且滿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