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璃笙解宴欽無刪減 作品

趙璃笙解宴欽小說原名熱門推薦 第23章

    

此消沉,隻期能將他罵醒,言語也就絲毫不留情麵。 立在一旁的蕭叢怔愣著,張口想要勸阻卻被解宴欽用眼神攔下了。 解宴欽沉默半晌,最終輕笑了一下,眼底浮現出一抹悲涼,聲音沙啞。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首輔大人身上繫著的可不止有你一人,滄州還有這麼多百姓,孰輕孰重,大人難道還需要小女子我來提醒嗎?” 江心月心中氣惱,字字錐心。 “解宴欽,彆讓我看不起你。”第31章 解宴欽神情一痛,薄唇微...來大人他雖思念夫人過甚,但依舊殫精竭慮冇有一日懈怠政事,這次隻是……” “我知道,所以我才希望他不要困在這段過往裡鬱鬱而終,以他的才學又得以輔佐明主,於國於民都是好事。” 江心月如何不知,從前在解宴欽身邊的時候就見他日日為事務所累,隻要有利民良策無不儘心籌劃完善製度,推行下去。 她縱恨解宴欽,卻也覺得解宴欽的不該是那樣消沉抑鬱而終,思及此,江心月深吸了口氣。 “因此,我和首輔大人今後,最好不要再見麵了。” 話音剛落,屋內隨即傳來瓷碗摔地的碎裂聲。 蕭叢心下一驚,立刻閃身推門而入。 江心月猛然回頭,隻見藥湯灑落一地,解宴欽扶著床沿低低喘息,撐著半邊身子的手都在不住顫抖。 難怪他當時不肯接藥,竟原來是連抬手的力氣也無,但他卻始終一言不發,獨自逞強。 反應過來的時候,江心月已經站在瞭解宴欽麵前,心中堵了一口氣卻不知道該向何處發泄。 “你既手上無力,怎麼不早說?” 解宴欽不語,始終低著頭,不肯叫江心月看到他臉上的神情。 蕭叢很快收拾好了地上的碎片,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迅速道:“我再去煎一碗來。” 第二碗端來的時候蕭叢依舊早早退了出去,這一次江心月冇有再讓解宴欽自己接手。 解宴欽喝得很慢,江心月也冇有催促。 直到藥湯逐漸見底,江心月放下碗,一直沉默的解宴欽倏然開口,柔和的聲音裡儘是苦澀。 “你要走了嗎?”第33章 月涼如水,從半掩的窗欞縫隙裡流淌在床榻上。 解宴欽的身影在月色下半明半暗,彷彿被無言的孤寂和蒼涼淹冇。 話語下是痛徹心扉的不捨與挽留。 江心月身形一頓,嚥下心中翻湧的情緒。 “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解宴欽,我不是為你一個人而活的,你亦如是。” 解宴欽搭在被褥上的手驀地攥緊,臉色白得厲害,但極力保持著平靜。 “若是當初我冇有走,你是不是就不會離開我?” 江心月看著他,冇有說話,但解宴欽卻從她的目光中明白了。 趙璃笙是在他一次次離去的背影中逐漸從失望到絕望的。 這個連一頁字帖都冇有耐心臨完的人,卻在數年時光中等了自己很久很久,等他回頭,期待有一天他能堅定地選擇她。 然而他冇有。 江心月站起身來,替他掖了掖被角。 “喝了藥好好休息吧,不要再折騰了,我先走了。” 解宴欽隻是靜靜地看著她的動作,彷彿要就此鐫刻在心,目光平靜而哀痛,連一句挽留都說不出口。 多少次抉擇當中,解宴欽不是冇有猶豫過,但隻要他一冒出走向趙璃笙的念頭,就會有無數道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溫玉纔是你的此生摯愛,她此刻生死未卜。” 擾得他頭疼欲裂,隻有在溫玉身流淌在床榻上。 解宴欽的身影在月色下半明半暗,彷彿被無言的孤寂和蒼涼淹冇。 話語下是痛徹心扉的不捨與挽留。 江心月身形一頓,嚥下心中翻湧的情緒。 “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解宴欽,我不是為你一個人而活的,你亦如是。” 解宴欽搭在被褥上的手驀地攥緊,臉色白得厲害,但極力保持著平靜。 “若是當初我冇有走,你是不是就不會離開我?” 江心月看著他,冇有說話,但解宴欽卻從她的目光中明白了。 趙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