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山 作品

第146章 分崩離析

    

可世回到自己的帳篷,楊懷興驚喜地問道:“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耶律大石把在夏國被俘的事情講了一遍,氣憤地說道:“為什麼說我是臨陣投降呢?我是受傷被俘。”楊懷興說道:“是楊誌剛說你在突圍時臨陣投降。”耶律大石怒瞪雙眼,“這個賤人果然惡人先告狀,反咬一口,不按約定做,膽小怕死,他先突圍出去不救應我,才導致我受傷被俘。”劉可世說道:“原來是這樣,我們也不相信,我爹和鐘元帥都有給你說情,但朝廷認為這次戰...二人買了兩匹馬向西南方向的上京城奔去。

這一日,正行走在草原上,南方揚起陣陣沙塵,成千上萬的契丹百姓和士兵向北奔來。

耶律大石定睛觀看,楊懷興和韓逍遙也在其中。

他大聲喊叫,二人來到近前。

楊懷興高興的叫道:“大哥,原來你冇死,之前金軍傳言你被完顏婁室一箭射死!”

耶律大石答道:“我又活過來了,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楊懷興答道:“這一個多月,我們和金軍打過幾仗,損失士兵和百姓過半,我們正在撤往泰州,金軍在後麵緊緊追趕。”

耶律大石說道:“這樣跑下去不行啊,趕快收攏軍隊。”

楊懷興下令軍士來此集合,一會功夫兒,收攏三千多人馬,耶律大石說道:“現在刮大北風,趕快燃起柴草,用煙薰金軍。”

眾人行動起來,黑煙滾滾,向南吹去,金軍被熏得眯眼睛,上不來氣,停下來不敢再追擊。

耶律大石見百姓跑遠了,下令道:“熄滅柴火,反擊遼軍。”

這一仗擊潰金軍十餘裡,耶律大石這才率軍回來與百姓彙合,在一條河邊紮下大營。

撒八和兩個侄子設宴招待耶律大石等幾個大臣,撒八說道:“大石死裡逃生,又擊潰金軍,了不起啊,老夫敬你一杯。”

二人一飲而儘。

耶律大石說道:“現在金軍勢強,我們應該迴避,我建議大家遷往鎮州,等待時機再出擊。”

稍合住說道:“不行,此去鎮州兩千多裡,人馬疲睏,百姓很難為生。”

撒八也皺起眉頭,“雖然去鎮州很安全,但我們都不忍離開故土。”

蕭納說道:“大家去鎮州也是暫時的,我看大石的建議可行。”

窩翰出去拿了一大壺酒回來,高聲說道:“我同意大石的建議,大石做事一向有遠見,誰不同意我就跟他冇完,來,我們每人連喝三杯,然後就出發。”

他向稍合住一使眼色,稍合住幫他為大家倒酒,耶律大石聽他一說,心中也有了信心,“此事自願,此事自願。”

眾人連飲三杯,一會功夫兒,眾人感到頭暈,便一個個昏倒。

半個多時辰後,眾人才醒來,撒八拱手說道:“各位多有得罪了,我那兩個叛徒外甥帶著皇帝和部分士兵百姓投降金軍去了,是我攔著他們,不然這兩個叛徒就要傷害大家。”

耶律大石說道:“我說了此事自願,願意去鎮州的跟我走。”

現場的人都願意,一清點,還剩下一萬多士兵和百姓,耶律大石和楊懷興率領三千多人馬去攻打東麵的祥州,引開金軍,其他人繼續北上泰州。

攻下祥州後,耶律大石讓楊懷興率領一千人馬,大張旗幟,假裝北上攻打阿什城,然後折向西北返回泰州。

他自己率領兩千多人馬急奔上京城。

上京城的金軍冇有防備,很快被攻下,耶律大石抓住窩翰和稍合住二人,問道:“皇帝在哪裡?”

窩翰答道:“他已經病死了。”

耶律大石一臉怒氣,“我殺了你兩個叛徒。”

二人撲通跪下,“大石,我倆並未做壞事,隻是投降過個安穩日子。”

耶律大石冇有理睬二人,率軍返回泰州,完顏兩兄弟也冇追擊。

過了幾天,耶律大石得到訊息,婆盧火率領兩萬多金軍和女真百姓直逼泰州,耶律大石心想這金國想在泰州長期屯田戍守,堵死他東進之路。

耶律大石立即召集眾人開會,耶律大石決定放棄泰州和長春州,馬上返回鎮州,眾人都不明白。

楊懷興說道:“大哥,我們這樣做就前功儘棄了。”

耶律大石說道:“現在女真人正是強盛之時,我們應該避其鋒芒,養精蓄銳,待機而動。”

耶律鬆山說道:“如果我們就這麼撤走,那支援我們的百姓就會受到報複。”

耶律大石說道:“如果願意和我們走的,就派軍隊護送他們到鎮州居住。”

耶律大石讓楊懷興和耶律鬆山護送百姓先走,奧古野也決定率領黃頭室韋部遷往鎮州。”

耶律大石率領兩千人馬留在泰州城等待耶律五哥和阿蘇返回,阿蘇很快帶領一千女真族人返回,直到金軍快到泰州了,耶律五哥也未回來,耶律大石決定立即撤退。

這一天,耶律大石率軍沿龍駒河來到一片草地,草地北麵就是戈壁,耶律大石覺得此地很安全,就讓士兵下馬脫掉盔甲好好休息一下。

大概半個時辰,忽見北麵戈壁衝過來一支幾千人的騎兵隊伍,每人一把彎弓,邊跑邊射,耶律大石立刻讓士兵披甲上馬迎戰,這支隊伍並未衝進遼軍陣營,而是在幾十米處對遼軍狂射,遼軍士兵紛紛中箭。

耶律大石組織軍隊進攻,這支隊伍卻分散後撤,邊撤邊射,遼軍無法靠近,當遼軍後撤時,這支隊伍又在後麵保持一定距離追殺。

就這樣來回十幾次,遼軍士兵疲憊不堪,已有一半人中箭,耶律大石一看這支隊伍是想把遼軍活活拖死,馬上命令士兵原地不動,與其對射。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耶律大石這纔看清這支隊伍的首領正是直拿斯,耶律大石彎弓搭箭射中直拿斯的大腿,直拿斯毫無畏懼,拔下箭扔在地上,繼續指揮隊伍圍攻遼軍。

正在這時,直拿斯的隊伍後麵騷亂起來,一支隊伍衝殺進來,耶律大石立刻命令遼軍進攻,這才得以和直拿斯的隊伍近戰,直拿斯的隊伍被殺得大敗,四散奔逃,不再複聚。

耶律五哥拍馬過來,叫道:“晉王,是我,我帶來一千多人馬來!”

耶律大石高興地說道:“太好了,我在泰州等你多日也未見你回來,你出了什麼差錯?”

耶律五哥說道:“現在女真人看的很嚴,我是繞路纔過來的。”

耶律五哥問道:“剛纔是哪裡的隊伍攻擊我們?”

耶律大石答道:“是萌骨部直拿斯,我和他有些誤會。”

二人邊走邊聊,向鎮州奔去。

蕭蝴蝶一回到鎮州,韓逍遙就跑過來看望她,手拿一件羊毛坎肩,“蝴蝶,這幾天天氣涼了,我請人給你做了一件羊毛坎肩你試試。”

蕭蝴蝶穿上後說道:“大小正好,挺舒服。”

奧古野走過來上下打量韓逍遙,問道:“閨女,這年輕人是誰?”

蕭蝴蝶答道:“他是我的好朋友韓逍遙,晉王的好兄弟。”

奧古野說道:“年輕人,你倒是挺會關心人的。”

韓逍遙說道:“改天再給伯母訂做一件送過來。”

奧古野高興了,“你可以喜歡我女兒,但不要騙她。”

韓逍遙說道:“哪敢,她的鞭子我是領教過的!”

蕭老夫人見柔福公主趙環環漂亮可愛便收為乾女兒。

耶律大石和蕭紫英商量著為耶律鬆山舉辦婚事,耶律大石忽然皺起眉頭,“紫英,這件事冇辦好啊!”

蕭紫英問道:“哪裡冇辦好?”

耶律大石答道:“鬆山大哥抱得美人歸,那謝十大哥肯定心生妒忌,這是人之常情,他二人是我爹的老部下,又是我的左膀右臂,不能偏袒!

如何是好?”

蕭紫英說道:“這個好辦,你帶回的柔福公主趙環環正待嫁閨中,不如讓你娘做個媒人將她許配謝十。”

耶律大石一拍大腿,“對,就這麼辦。”

耶律謝十和柔福公主欣然同意,耶律大石擇吉日為兩對新人完婚。

洞房花燭之夜,耶律鬆山像一隻饑餓的老虎撲了上去一陣親熱,周氏驚得直叫,“大將軍,你輕點嘛,嚇到人家了。”

耶律鬆山說道:“你就是我的寶貝,我太喜歡你了,讓我死我也願意。”

周氏咯咯笑道:“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也跑不了。”

耶律鬆山用力搞了幾下,“你是我的,不許任何人搶走你!”

周氏驚叫兩聲,問道:“我已經有兩個前夫了,你不介意嗎?”

耶律鬆山答道:“冇啥的,你是名門千金,大家都搶著要,你伺候好我就行。”

周氏笑道:“你們這些男人,真不知道怎麼想的!”

耶律鬆山笑道:“我就喜歡大美人,以後你在家負責美美的,我在外麵立軍功。”

再說耶律謝十和柔福公主,洞房之內,二人相敬如賓。

耶律謝十笑道:“環環,你是大宋公主,嫁給我真是虧了!”

柔福公主起身施禮道:“大將軍客氣了,我也是落魄之人,能嫁給大將軍也是我的福氣。”

耶律謝十扶起她,“這還要感謝大石的撮合,雖然他年紀輕輕,但會關心照顧大家,我們都願意效力。”

柔福公主說道:“以後大將軍安心在外輔佐晉王,我在內照顧好家。”

二人吹滅香燭,擁入床帳之內享受魚水之歡。

這正是自古豪傑愛美女,美女更愛大英雄,**,一點就著。

喜歡斬妖除魔,重建大遼請大家收藏:(630zww)斬妖除魔,重建大遼【630中文網】更新速度全網最快。說道:“不能乾活,但還能生孩子啊,這樣吧,半價賣給你了。”這人剛要掏錢,那地上的女人突然撲過來在他小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這人“哎呀”一聲向後一退,“這女人咋這樣,不要了,不要了。”眾人也一鬨而散。老闆指著地上的女人叫道:“你老實點,賣不出去就把你扔到草原上喂狼!”耶律大石也轉身離開,走出幾步,隻聽後麵有人叫道:“大石哥,是我。”這是完顏雪的聲音,耶律大石回身張望,並未看見完顏雪,他以為自己聽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