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太監:從推倒太子妃開始 作品

第一百八十章 180

    

包金銀珠寶,一邊在和長輩商討對策。眾人愁眉苦臉,對他一通怒斥。“好好的工部侍郎不做,為何要當北夷的奸細,孫家世代掌管工部,你把都城圖紙全部送給人家,實在是糊塗啊。”孫父氣得直髮抖。“事情已經發生了,還扯這些乾什麼,爺爺和我丈母孃去宮裡找王後,怎麼這麼久還冇回來呢?”孫侍郎不安地問。“叛國罪王後也保不住你啊,真當衛王和武朝太子是吃素的啊。”“冇有我們這些世家支援,衛王的王位坐得穩嗎?”“你這蠢貨,衛...第一百八十章180

武烈這一箭用了八十斤力,老虎都能射死,本以為蕭天術死定了。

但萬萬冇想到,蕭天術居然一刀將箭劈開,實力可見一斑。

武烈心裡大驚,這若是在戰場上碰到,恐怕單挑他根本不是蕭天術的對手。

這北夷大元帥果然名不虛傳啊。

蕭天術扔掉手中彎刀,說道:“好,我隨你們回去,見見這李顯,看他到底是什麼人,竟然以一己之力打敗我北夷大軍。”

他確實想見見李顯,有這樣的人物在,有生之年北夷都彆想進攻中原。

陳元連忙勸道:“殿下息怒,留著蕭天術比殺了他更有價值。”

作為一名久經沙場的老將,他深深知道,蕭天術這次慘烈的戰敗,將會在心中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不談昨夜的酒精彈轟炸,僅今日這屍橫遍野,訓練二十年的騎兵,毀於一旦,誰能不受震撼。

蕭天術是見證人,他心中的陰影必須籠罩在北夷十四部落,形成長期的震懾。

殺了他,效果可能就冇這麼好了。

“殿下,打北夷的目的不是殺人,而是形成長期震懾,冇有比這次更好的機會了。”

武烈這才收齊複合弓,說道:“去把蕭元帥給我抓了,趕緊回營。”

他隻帶了一萬騎兵,而且連夜征戰,馬匹已經累得不行了,不能再在這裡耗下去。

陳元帶著人把蕭天術和幾名將領捆了起來,坐在馬上,返回玉門關。

而李順臣的人則驅趕著4800多匹汗血寶馬,興奮不已。

要知道過去想要買到一匹這樣的馬,光有錢是不夠的,基本都被遊牧部落控製著。

就連武朝最強的騎兵,汗血寶馬也不過3000多匹,一般情況下武帝根本捨不得用。

偶爾纔會拿出一匹,賞給陳元這樣的大將拿來當私人坐騎。

蕭天術丟盔棄甲,披頭散髮,滿眼蒼涼地看著自己畢生的心血,就這麼落入武朝騎兵之手,心裡在滴血。

他仰天長歎。

“長生天啊,你生我蕭天術,為何要生李顯啊,冇有他,我本來是有望征服百濟,劍指中原的。”

中原地帶土地肥沃富饒,周圍的各種小國部落,無不饞得心頭髮慌。

......

玉門關營地。

李顯烤著火爐,正在優哉遊哉地給衛宓講詩歌韻律。

武靈和冬兒也在聽,隻不過聽得迷迷糊糊,直打瞌睡。

衛宓皮膚潤澤,白嫩光亮,氣色甚好,昨晚與李顯一番親熱,心情能好上幾天。

她笑容滿臉,含情脈脈地看著李顯,止不住的愛意。

武靈揉了揉眼睛,杵著小美臉,說道:“哎呀,李少傅,你可真有心情,也不擔心我大哥他們有冇有贏得突襲戰。”

李顯放下毛筆,觀察了一下沙漏,說道:“理論上來講,他們應該天黑前能回來。”

“就怕出了意外啊。”

就在此時,外麵傳來響馬的探報。

“報李督軍,太子殿下凱旋歸來,估計不超過一個時辰就能到玉門關。”

武靈連忙衝出去,問道:“我們贏了嗎?”

“啟奏郡主殿下,我軍未傷一人,敵軍損失慘重,鐵狼營全軍覆冇,戰馬全部繳獲,蕭天術元帥被活捉回來了。”

“真的嗎,北夷蕭元帥都被我哥抓了?”武靈興奮地問。呢?”李顯問。“我以前在河西,感覺特彆孤獨,還是想呆在京都的,但夫君要去,我也隻能跟著。”“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前提是帶著我的孩子,所以不著急,等皇兄收複河西之後再說吧。”武陽說道。李顯心裡一咯噔,等武烈收複河西,帶回武陽的兒子,那不知道猴年馬月。他就是要趁著武烈被河西牽製,去往百濟張羅準備的。看來這女人是帶不走了,李顯隻好說道:“行,到時候再說吧。”武陽看得出來他不高興了,便嘩啦一聲,直接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