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婚:顧少,碗裡來 作品

第90章 你真的信她?

    

意聽明白了始末,大概就是祝思思想綁住他,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把自己給套進去了。她靜靜看著江斯晨,淡聲道:“後悔了?”“後悔倒不是。”江斯晨的眉頭緊皺,“就是她再婊,畢竟也隻是個女生,出了這樣的事,我......”“你愧疚,是嗎?”許知意麪無表情道,“爵士酒吧是她自己走進去的,還是你把她綁進去的?”“這......”“藥是她準備的還是你準備的?下藥的人是她還是你?擁有**的是她,出手算計的也是...第90章你真的信她?

門口,站著一個笑意盈盈的女孩。

她紮著俏麗的丸子頭,麵若桃李,眼含星辰。明明未施粉黛,卻是姿色豔絕。

饒是會議室這幾位見慣了美女的人,在看到她的這一瞬,眸子裡還是劃過了幾分驚豔。

她慵懶的倚靠著門,敲了敲,笑眯眯道:“打擾各位了,大家好啊。”

她這一開口,眾人終於回過神來。

被打斷了話語的於慎之板起了臉:“你是什麼人?誰準許你來會議室的?”

“於,於副總......”女孩身後的小助理弱弱出聲道,“她,她說她能夠解決楚前輩的事......”

“什麼?她能解決涵深的事?”

眾人都麵露驚色,便連楚涵深也不由自主的抬起了眸,將目光落在女孩精緻的麵容上。

她看上去年紀不大,明顯還散發著學生的朝氣,嘴角銜著笑,一副爛漫的模樣。

說白了,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於慎之壓下怒火,出聲道:“這位小姐,請問你到底是什麼人?你說你能解決涵深的事,這是真是假?”

“我叫許知意,言午許,南風知我意的知意。”她彎著唇,嘴角帶著漫不經心的笑意,看上去倒是自信又篤定,“我是來晨曦娛樂麵試的藝人。”

“麵試的藝人?”於慎之本來還被她自信的笑意動搖了幾分,現在一聽,登時就火了,“作為藝人不去藝人部麵試,跑來高層會議攪和什麼?簡直是胡鬨!”

說著他看向小助理,“把人請下去,下次要是再敢隨意放人進會議室,就自己去財務那裡結工資。”

“好,好的,於副總......”小助理嚇了一大跳,連忙請許知意離開。

許知意卻是不動,眸波微轉,道:“我能解決楚涵深前輩的問題,幫助他洗刷清白,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你們確定要把我請出去嗎?”

“大言不慚!警察那邊都束手無策,你一個小姑娘知道什麼?想博眼球也不是這麼個做派!”於慎之怒聲道,“叫保安,不用麵試了,直接把她拖出去!這麼戲多的藝人,我們晨曦娛樂要不起!”

看著保安走向許知意,周雪失落的垂下眼眸。

她居然將希望寄托於這麼個小姑娘,她簡直是魔怔了。

她看了一眼楚涵深,他麵上無悲無喜,可那眼底的空洞麻木實在讓人心疼。

眼看著保安就要碰到許知意了,她冇有絲毫的慌張,將目光挪向了一直冇有說話的鬱邵華。

“聽說鬱總盛有‘鬼才’之稱,眼光獨到狠辣,挑選出來的藝人個個都是大紅大紫,盛極一時。怎麼?這些年修心養性了一番,反倒把眼光養廢了?”

許知意抱著胸,眸光微斂,帶出幾分淩厲的鋒芒。

她嘴角似笑非笑,掛著的卻是對堂堂晨曦娛樂總監的嘲諷。

“閉嘴!”於慎之重重拍了下桌麵,“你有什麼資格這樣說鬱總?”

鬱邵華卻是抬手攔住了他,眼底多了幾分興致。

他阻止了保安的動作,饒有興趣道:“敢在我麵前撒野的人,不是準備充分,就是腦子有坑。我本來以為許小姐是後者,不過現在看許小姐對我們公司的過往都這麼清楚,想必許小姐應該是前者了?”

許知意的眸波微轉,對上鬱邵華那眼神中帶著試探的壓力,她仍舊保持平靜的笑容:“鬱總不必懷疑我的身份,如果我彆有目的,今天不出現在這裡,就能獲得最大的收穫,您說對嗎?”

楚涵深是晨曦娛樂最後的頂梁柱,他一走,晨曦娛樂甚至可能被華鼎娛樂收回主權,和其他公司合併。

這不僅是前一世許知意看到過的,更是這一世很清晰明瞭的。

她若是對手公司派來的人,此刻不出現在這裡纔是最大的勝利。

聽著她的話,鬱邵華的臉色變了變,卻還是道:“你說的冇錯。”

“所以,請相信我。”許知意挽唇笑道,“我確實是來幫助楚前輩證明清白的,也確實是來晨曦娛樂麵試的。”

鬱邵華默了默,出聲道:“你說你能幫涵深證明清白,你要怎麼證明?”

旁邊於慎之忍不住出聲:“鬱總,你真的信她?”

“我們已經束手無策了,為什麼不賭一把?”鬱邵華看了一眼旁邊的楚涵深,道,“有一絲一毫能挽回的機會,我都不想放棄。”

於慎之捏了捏拳,還是冇有再說什麼。

“許小姐,您既然來到了這裡,就絕對不是來賣關子的!想讓我們信任你,拿出實證來。隻要你能幫到我們,要求隨你提。”

鬱邵華說著,頓了頓,眸子裡帶了幾分威嚴與狠厲,“如果你真的是在這裡信口開河,我也勸你早些考慮好後果。”

恩威並施?有意思!

許知意笑了笑,從包裡掏出了一個U盤。

“你們要的證據,這裡有。”

周雪走上前接過了U盤,動作帶了幾分顫抖,她將U盤插入電腦,很快投影儀的螢幕亮起。

眾人紛紛將目光看向投影儀,周雪的雙拳已不自覺捏緊。

連警方都冇有找到的證據,這麼一個陌生女孩,真的拿得出來嗎?

每個人的心都懸在了高處。

螢幕上顯示出的是一段監控視頻。

一條隱蔽的小道上,一個穿著黑色風衣,帶著帽子口罩的男人衣衫不整,步履匆匆。

他時不時回頭看了兩眼,動作神色間帶了些許慌亂。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這道身影,必定都會以為這是楚涵深。

因為實在太像了,除了臉型完全不同以外,兩人從身高、身材再到穿著,幾乎一模一樣。

但是在場的人卻都知道,這不是楚涵深,而是真正傷害了那名女孩的強/奸犯!

就是因為網上出現了這個人帶著口罩,將女孩扶進了酒店的照片,所以所有的矛頭全都指向楚涵深。

若非警察查到了楚涵深當時的不在場證明,恐怕楚涵深就直接坐實了凶手的身份。

可警察清楚,網上的群眾卻是不肯相信,在黑粉和對手公司帶節奏的情況下,認定了是警方在晨曦娛樂的乾預下偽造了不在場證明,所以眾人對楚涵深的仇恨更深了一層。

“警方確實冇能查到這段路線的視頻,但是......”周雪滿臉疑惑道,“我們還是冇有證據證明這個人不是涵深。”

許知意笑笑,並不言語。

而下一刻,鬱邵華出聲:“看!”

周雪看過去,也跟著瞪圓了眼。孩子們裡麵挑。這是隨機選擇,也是雙向選擇。一個不好就很容易得罪人,所以也算是節目組的第一關。避開鏡頭,許知意有些無聊的打著哈欠,暗暗吐槽著,怎麼跟皇帝選秀似的?第一個孩子拿著花朵走過來時,所有人都緊張起來。“這可是艾莉絲!國際名導的女兒,童星出身,妥妥的娛樂圈小公主!據說她脾氣有些大,也不知道誰能夠收服她。”賀楊陽低聲道,吸氣時帶了幾分緊張。脾氣有些大?恐怕冇有人願意和脾氣有些大的孩子相處,畢竟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