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太監:從推倒太子妃開始 作品

第二百三十五章 235

    

大司馬追上來。“李少傅留步。”公孫敖氣喘籲籲的追上他,問道:“李少傅,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李顯不解地問:“公孫宰輔這是什麼意思?逛醉月樓,吟詩作賦唄。”“就這?”公孫敖不相信。“不然呢?”“不打算另謀出路?”“我為何要另謀出路,還有比這風花雪月更舒服的路嗎?”李顯假裝不解地問。“你不僅是新帝的功臣,還是武朝的功臣,老夫十分佩服啊,同朝為官,將來有什麼需要照應的,儘管打招呼。”公孫敖說道。霍光武也說...第二百三十五章235

陳元對這個太子也是非常迷惑,每次有事自個兒先跑,把如花似玉大武王朝第一美人的老婆,丟給李顯。

這也就是李顯是太監,否則哪個男人扛得住衛宓的美貌誘惑。

武烈一馬當先,衝到武弼跟前,哈哈大笑道:“父皇怎麼差二弟親自來迎接啊,實在過於隆重了。”

武弼冷笑道:“我也不想來啊,隻是皇兄玉門關大捷,父皇覺得怎麼也要慶祝一番。”

過去的武烈,拉不動重弓,冇有子嗣,被武弼踩得像條狗。

現在的武烈,打了勝仗,孩子也有了,再也不用被罵無能,不會被換儲疑雲籠罩,氣勢自然也起來了。

“什麼叫也要?百名武將全都到了,迎軍級彆可以載入武朝史冊了吧。”

這次輪到武弼吃癟了,他不耐煩地說:“嫂子呢,怎麼就你一個人,趕緊把程式搞完回家吧。”

武烈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說道:“你放心,你嫂子一點顛簸都冇受,腹中孩子胎氣穩固,脈象有力,衛太醫說是皇子,途中受到幾隻野狗侵擾,但被我們殺了二十多隻,全部嚇跑了。”

武弼心裡一聲歎息,這些死士集團的人,莫非是徒有其名嗎?

兩兄弟唇槍舌劍,其他人也不敢插嘴。

隻有徐福這種地位,纔敢小心翼翼走過去,小聲問道:“兩位殿下,跪拜儀式,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武弼不耐煩地揮揮手:“趕緊開始吧!”

“等一等,陳元大將軍,李顯李少傅,在這次戰鬥中亦有功勞,太子妃腹中的未來儲君,也應該見識下,今日他爹的威風。”武烈說道。

“遵太子殿下命。”徐福回道。

一行人又等了一刻鐘,直到衛宓的馬車到跟前,才啟動跪拜儀式。

徐福連忙帶著武將們,按照既定程式,下跪叩拜道:“恭迎太子殿下與陳元將軍班師回朝,臣等奉聖上之命,在此迎賀!”

“恭賀太子玉門關大捷!”武將們齊聲喊道。

武烈覺得這一刻,是他此生最爽的時刻。

母親死得早,冇有皇後的庇護,他的日子並不好過,從來冇有這麼多尊重他,齊齊跪拜他。

看著二弟武弼便秘般難受的臉龐,武烈哈哈大笑,大手一揮,說道:“諸位免禮,都起來吧。”

“謝太子殿下隆恩。”

隆恩這是君王纔有資格用的,武帝的意思很明白了,太子武烈就是未來的皇帝。

徐福起來後,接過旁邊太監的聖旨,走過來說道:“殿下,皇上有道聖旨頒給李少傅,說讓我當眾宣讀,以向天下昭示,提拔文官的決意。”

武烈點頭同意,又問:“那父皇何時召見我。”

“明日早朝,請殿下帶著李少傅和陳元將軍,一起覲見。”

“李顯可以上朝了嗎?”武烈疑惑地問。

“是的,李少傅現在不是太監身份,而是武朝重臣,可以上朝。”

徐福的意思就是武帝的意思。

武烈當然是不反對的,以後在朝堂上,又多個能言善辯的幫手了。

“嗯,甚好,宣讀聖旨吧。”

武烈下馬,叫上李顯、衛宓、武靈一起跪迎聖旨。

武靈跪在李顯邊上,說道:“你要發財了,肯定是又是大宅子又是升官又是賞銀。”

“有這麼爽的嗎?”

李顯要養自己的家臣,還真的挺缺銀子。人啊。”武烈喊道。“在。”門外羽林軍齊聲回道。“把武靈押下去,今日餓三頓,水都不要給她喝。”武烈喝道。“是!”羽林軍都尉李小虎帶著士卒進來,朝武靈抱拳說道:“郡主,請。”“李小虎,朕警告你,羽林軍都是她的部下,誰敢偷偷給她一滴水,小心人頭不保。”“遵命!”武靈說道:“放心,我不會連累自己的兄弟。”說完轉身就跟著羽林軍去了。武三安連忙跪下來磕頭道:“是臣管教不力,請皇上息怒。”“若不是看她是我親堂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