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小竹 作品

第八十二章 喝下他的血

    

著她的名字,明明,兩人那麼的近,但是他卻始終都無法真正的靠近她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浴室的門打開,秦漣漪換上了白廷信給的衣物,從浴室中走了出來,然後對著白廷通道,“你的收錢碼給我一下,我轉錢給你。”“我已經說過了,不必。”他道。“我也說過了,我們現在冇什麼關係,所以錢還是算得清楚一些好。”秦漣漪堅持道。兩個人,彼此對視著,空氣中,彷彿都瀰漫著一股壓抑。秦漣漪微咬了一下唇瓣,“白廷信,分手了,我就……...淩依然的身子一僵,是啊,就算這個時候,她大聲呼喊的話,又有誰會闖進來救她呢?

救了她,就是和易瑾離為敵?誰會那麼傻呢!

而在她出神的時候,他的唇吻上了她的唇,撬開著她的貝齒,索取著她所有的甘甜。

不要!她不要這樣!

幾乎是下意識地,她猛地咬了下去。

下一刻,她的口中,充斥著一種血腥的味道,淩依然一個激靈,那是……易瑾離的血,她知道,她剛纔是咬破了他的舌。

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在繼續著這個吻,硬生生地逼著她吞下著他的血!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這個吻結束的時候,她隻覺得嘴唇發麻,口中那份血腥氣息,濃烈得要命。

“好喝嗎?”他輕語著,唇角彎彎,一縷鮮血,自他的唇角處蜿蜒淌下。

他的淺笑,襯著這抹殷紅的血,竟是那麼地豔麗。

她一張口,血腥的感覺卻是更強烈了,一抹混雜著鮮血的唾液,也同樣的順著她的嘴角處蜿蜒地流下。

他抬起手指,輕輕地拭了一下她唇角的鮮紅,“說起來,還是第一次,有女人喝了我的血,阿姐,你還真是讓我破了好多次例。”

“你放了我好不好。”她艱澀地道。

“你就這麼不想要留在我身邊嗎?”他問道,手指輕輕的撫上了她那一頭秀髮。

他動作溫柔,但是她的身子卻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就連身上的寒毛,都豎起著。

“我隻想……安安分分的過日子。”她每一次嚥下喉間的唾液,都好像是在喝著他的血似的。

“在我身邊,便是不安分了嗎?”他笑語著,手指一伸,猛地把她身上的衣服一扯。

頓時,她肩膀上一片肌膚,曝露在了空氣之中。

淩依然渾身頓時變得無比的僵硬,她猛地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著。

既然掙紮無用的話,那麼她能做的,隻是被動的承受而已。

這個道理,她在牢裡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

她可以感覺到他的唇,在親吻著她的脖頸,她的鎖骨,而他的手指,觸著她的肌膚……

忍下去,忍下去,就把他當成“阿瑾”,而非是易瑾離!

她在心中不斷地這樣對著自己說著,可是身體卻像是無法用這份意誌去剋製似的,顫抖得越來越激烈,直到一種反胃地感覺,混合著那份血腥的氣息,湧了上來……

“唔!”淩依然猛地睜開了眼睛,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

然後她感覺到一直鉗製著自己的那份力量一鬆,她整個人飛快地下床,衝向了洗手間,趴在洗手檯上開始不斷地嘔吐了起來。

“嘔……嘔……”她今天幾乎冇怎麼吃過東西,胃本來就空著,除了吐出一些酸水之外,再無其他。

她一邊吐著,身體一邊不住的顫抖著,當她終於吐得整個人幾乎快要虛脫,就連酸水都吐不出來的時候,才慢慢的抬起了頭,朝著洗手間外看去。

那抹頎長的身影,就站在洗手間外,俊美的臉上,是一片的陰霾。

漆黑的眸子,一臉陰冷地盯著她,“厭惡我到了這種程度嗎?”

她一臉的蒼白,瑟縮的身子,就像是把他隔在了千裡之外似的。

易瑾離緊抿著薄唇,曾幾何時,他需要這樣的去要一個女人?他是易瑾離,在深城,要什麼樣的女人不可以?

而她,隻不過是個在普通不過的女人而已,即使是有趣些,但是……他也不屑去要一個如此厭惡他的女人。

“好,淩依然,既然你這麼厭惡的話,那麼我放你離開。”易瑾離冷冷地開口道,那雙漂亮的桃花眸中,是冰霜寒霧,“不過,醜話說在前麵,即使你將來後悔了,我也不會再要你了,我易瑾離,從來都不會給人第二次機會。”

說完,他直接轉身,走出了病房。

淩依然雙臂撐著洗手檯,就像是用儘了所有的力氣,纔不至於讓自己癱軟倒下。

這是代表著……她可以離開醫院了嗎?

她重新把身上被扯亂的衣服整理好,梳了一下頭,然後看著鏡中一臉蒼白的自己,不禁苦笑了一下。

當淩依然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突然,有人衝著她圍了上來。

“就是她,她就是撞死人的那個淩依然!”

“天哪,她真的是在這醫院住院啊!她撞死了彆人,聽說隻坐了三年的牢就出來。一條人命,三年太便宜她了!”

“以夢當年為她姐姐的事情,傷心了好久呢!都是她,害以夢傷心難過的!讓以夢失去了姐姐!”

那些人,不光是嘴裡在說,還把手上的爛菜葉和臭雞蛋朝著淩依然扔過去。

儘管淩依然已經儘力躲避了,但是卻依然被扔到了不少。

而旁邊,還有記者在拍著照片,簡直就像是在製造著新聞似的。

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賓利車內,高琮明看著一身狼狽的淩依然,再看了看坐在後座,一言不發,冷著一張臉的易瑾離,忍不住的開口道,“易爺,要我去幫一下淩小姐嗎?”.㈤八一㈥0

“不用。”易瑾離冷冷地道,既然她不願意待在他身邊,那麼她就該明白,這些都是她要受的。

“這些人應該是郝以夢小姐的粉絲,應該是看到了之前網上釋出的淩小姐在這裡住院的訊息,所以纔會守在醫院門口堵淩小姐的。”高琮明道,對於醫院外這些人的蹲點,他自然也事先查過。

這本來隻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他甚至根本就冇想過,淩依然會不願意留在易爺的身邊,而獨自一人離開醫院。

要知道,在深城,有多少女人巴不得可以留在易爺的身邊,淩依然居然會拒絕!

高琮明不再做聲。

易瑾離神色冰冷的看著車窗外的情景,片刻之後,就像是懶得再看下去似的,他緩緩的閉上眼睛,吩咐道,“走吧!”

“是。”高琮明應著,車子緩緩地駛離著醫院門口,並未注意道,自家boss垂放在膝蓋上的手,在不斷地收攏著,直至,緊緊地握成著拳狀。

那是……一種極力的剋製。催眠,你不是知道的嗎?”易謙辭道,“親人,你隻把我當親人,可是我根本就不缺親人!”她的身子瑟縮了一下。“不過,你現在大可以放心。”他譏諷地看著她,“現在的我,根本不愛你,所以你大可不必膽顫心驚,覺得會被我這個‘弟弟’侵犯。”何子欣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難堪,“我……我不是……”“還有!”他打斷了她的話,“千萬彆再說什麼,把我當親人之類的話,我和你,不是親人!”在說完這句話後,他的手鬆開了,直接回到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