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陳辰 作品

第372章 夜襲城牆

    

杏樹下的石桌邊上。此時的石桌、石墩以及地麵上都被淺淺地覆蓋著一層從古杏樹上飄落下來的杏花。站了一會後,穀辰伸出右手,在桌麵上輕輕一揮,散落在桌麵的杏花便不翼而飛,露出桌麵上一盤還冇有下完的棋局。看了一會,穀辰捏起一枚黑色棋子,往其中一個線格位置上放去,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穀辰扭頭朝後邊的竹屋看去,調皮地伸了伸舌頭,眼神中透著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還不忘小聲說道:“老師,我這樣做其實也是為了您好,您不...不久,張斌帶著一行人悄然來到城牆之巔,他們的到來,讓原本就緊張的氣氛更加凝重。

城牆上的叛軍頭目們見狀,臉上露出焦慮之色,他們幾個縱躍身形,瞬間出現在盛東等人的麵前。

卻發現穀辰和張歌則從城牆下輕盈躍起,他們的出現冇有引起任何交談,但卻讓場麵變得更加緊張。

“哼,你們幾個小輩,也敢與我們為敵,真是笑話!”

一位叛軍頭目用冰冷的目光盯著穀辰,嘴角掛著一絲不屑。

穀辰卻絲毫不為所動,他淡淡地迴應道:“有時候,言語的威脅遠不如行動的證明。”

那叛軍頭目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他是戰王級境界的高手,而穀辰不過戰尊境界。

他隨手揮刀劈向穀辰,一道刀罡劃破夜空,將一塊巨石瞬間撕裂。

碎石如暴雨般朝穀辰襲來,但穀辰彷彿幽靈般,輕盈地在碎石間穿梭,他輕動手指,幾顆石子疾射而出,隨即在空中爆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與此同時,盛東、馬聰、夏宇和夏雯四人形成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他們配合默契,共同應對一名同樣是戰王境界的叛軍頭目。

張歌則與另一名戰尊巔峰境界的敵人纏鬥在一起,他的身影靈動飄逸,與對手打得難解難分。

盛東四人選擇的對手雖然實力稍遜於穀辰的對手,但壓力依然巨大。

他們不能有絲毫的大意,每一個動作都需要精確到位,否則就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

刀劍碰撞的聲音在城牆上空此起彼伏,城牆也在不斷的攻擊中破損不堪。

幾個回合下來,穀辰與戰王境界的強者鬥得難分高下,而盛東等人則漸漸陷入困境。

張歌等人與對手的實力也相當,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就在戰鬥膠著之際,穀辰突然傳音給盛東:“東哥,找機會給對方來幾針。”

同時,他也傳音給馬聰:“聰哥,為東哥做好防護。”

盛東心領神會,他利用與對手纏鬥的間隙,悄然從腰間摸出幾根銀針,等待著最佳的機會。

而馬聰則默默運轉體內的靈氣,為盛東提供必要的防護。

在這緊張刺激的戰鬥中,每個人的神經都緊繃到了極點,一場生死較量正在城牆之上激烈上演。

盛東與馬聰相互交換了一個狡黠而機敏的微笑。

他們的默契,就像夜空中最亮的兩顆星,無聲地照亮彼此的心靈。

突然,乾坤斧彷彿感應到了他們的心意,化作一道流星,破空而出,呼嘯的風聲彷彿成了戰鬥的號角,激起了對手體內的熱血與警惕。

盛東的指尖輕顫,如同撫琴奏樂,數枚鋼針猶如銀色的旋律,在空氣中舞動,精準地穿透了那戰王境界強者的護體罡氣,無聲無息地刺入其體內。

對方隻覺得一陣劇痛,彷彿被冰冷的蛇咬中,不由得尖叫出聲,身形一晃,跳出了盛東等人的包圍圈。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穀辰的對手也微微一愣。

穀辰藉此機會,一劍揮出,星劍猶如夜空中的流星,劃破黑暗,準確無誤地刺入了那戰王境界強者的身體。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巨響,劍尖處傳來了對方的生命力迅速流逝的觸感。

僅僅一個愣神的瞬間,穀辰便抓住了對手的破綻。

他的對手憤怒了,大刀瘋狂舞動,試圖打破穀辰的防線。

然而穀辰卻如行雲流水般,巧妙地避開了刀鋒,手指一彈,一顆石子帶著破風之聲,疾射而出。

石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準確地擊中了戰王境界強者的腹部。

對方本以為這又是穀辰的某種詭計,想要躲避,但石子的速度卻超出了他的預料,直接冇入其體內,隨後又是一聲巨響,石子在腹內炸開,劇痛傳遍全身。

兩次被穀辰輕易算計,戰王境界強者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而穀辰卻冇有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身體側移,星劍緊隨其後,如同一條銀色的蛇,靈活地刺入了對方的身體。

對方雖然奮力反抗,但穀辰的劍法卻如同流水般,無懈可擊。

隨著穀辰輕輕一擰劍柄,一股勁力瞬間湧入劍身,又是一聲巨響,戰王境界強者的生命力瞬間消散。

穀辰輕輕拔出星劍,一顆黃豆大小的元嬰被帶了出來。

他輕輕一捏,元嬰化作粉末,戰王境界強者瞬間失去了生機。

戰鬥結束,穀辰輕盈地落回盛東等人身邊。

雖然盛東等人的對手身中數針,但他們的戰力並未受到太大影響。

穀辰心中暗道:“看來有必要給東哥的鋼針內加入一些毒藥,否則麵對真正的高手,東哥等人還是要吃虧的。”

他雖然冇有直接參與正麵進攻,但卻始終在尋找機會,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穀辰與盛東,一個擅長巧力,一個擅長借力,兩人相互配合,如同天衣無縫。

他們的戰鬥,不僅僅是對力量的較量,更是對智慧與默契的考驗。

“掙紮吧,掙紮吧,你那無畏的抵抗隻不過是無謂的犧牲。

你的戰友已在我劍下喪生,若你肯棄劍投降,我或許能留你一條性命。”

穀辰猶如狡猾的獵人,有意無意地動搖著對方的意誌。

而戰王境界的強者,卻像是被激怒的猛虎,眼中閃爍著不屈的光芒。

他冷聲喝道:“想讓我屈服?你以為殺了他就能讓我退縮?笑話!”

言罷,他手中的飛刀帶著淩厲的風聲,直取穀辰的咽喉。

穀辰彷彿早有預料,身形微微後仰,就在那飛刀即將觸及他肌膚的瞬間,他手指輕彈,數顆石子如離弦之箭,迅猛地射向對方。

那石子在近距離內攜帶著驚人的衝擊力,狠狠地撞擊在戰王強者的身上,疼痛如同電流般傳遍他的全身,使他頓時失去了戰鬥力,癱倒在地。

此時,離穀辰最近的夏宇和夏雯兩人,看準時機,風雷劍與風月劍如同兩道流光,同時刺入了那戰王強者的體內。

隨著兩聲沉悶的響聲,那強者的生命力迅速流逝,最終不甘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曙光戰實力有限,而且對手很強。“早知道是這樣,之前應該不要偷襲盧勝,而改為偷襲馮橋和馮喬。“這樣一來,夏宇和夏雯或許就可以免於戰鬥。”穀辰心想。想到此處,穀辰靈機一動,又采取了偷襲的打法,這已經是穀辰常用的手法,屢屢得逞。“嘿,看這!”穀辰手指一動,一顆棋子從穀辰手中激射而出,被盧勝順利躲過。“還想和我玩這一招嗎?小子,你這裡找死。”盧勝氣急敗壞地說道,抬手就準備給穀辰來上一拳。“看這,看這,看……”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