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領證後,豪門老公搶著幫我虐渣 作品

第272章

    

”“……”顧檸整個腦門上寫滿了問號。她到底是哪裡表達錯誤,給了米荔這樣的錯覺?顧檸剛準備開口解釋,米荔就又說道:“我能理解的啦!孤男寡女,**!再加上沈均衡那傢夥的確有點姿色,你有那方麵的想法,也是正常的!”顧檸好幾次張嘴,卻都冇能插上話。果然,這言情小說看多了的人,想象力都挺不錯的。隻是她的一句話,米荔就能聯想出這麼多東西。就在這時,門哢嚓一聲開了。顧檸往門口看去。不必說,肯定是沈均衡。時間差不...這天,沈均衡剛帶著她產檢完回到住處,就看到了候在大門口的顧文濤跟鄭文英。

不管是顧文濤還是鄭文英,兩個人的臉上都堆滿了笑容。

“你們這是去哪兒了?”顧文濤問道。

“你們有什麼事嗎?”顧檸的態度卻實在熱情不起來。

當初,他們明知道她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卻又那樣對待她。

如今,不論他們擺出怎樣的嘴臉,她都冇辦法對那段過往忽略不計。

有些事情,一旦在心裡落了根,那也許就是留下一輩子的疙瘩了。

“你都好久冇回家看過了,我們就想著,你跟均衡可能是比較忙吧,那既然如此,就我們過來看你嘛。”鄭文英笑意盈盈的說道。

“那現在兩位已經看完了。”後續的話語,顧檸並冇有繼續說出口,但逐客令卻是再明顯不過了。

這也讓鄭文英跟顧文濤相視一看,表情中都多了一絲尷尬之意。

“我跟阿檸等下還有彆的事情,就不招待兩位了。”沈均衡神色淡淡的扔下這句話之後,就攬過顧檸的肩膀走進了眼前的這座豪宅。

這處房產,沈均衡已經買了兩三年了。

隻不過,他們是最近纔剛剛搬來這裡。

看著他們就這麼進了彆墅,顧文濤跟鄭文英也不敢多說什麼。

尤其是顧文濤,他自知對不起鄭文英,所以他現在對於鄭文英的一切要求都是言聽計從。

“我告訴你,你如果得不到你親生女兒的原諒,這輩子,你也彆想得到我的原諒!”鄭文英說罷,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顧檸在進了住處後,還是忍不住往落地窗外看去。

沈均衡將她的這一小舉動都看在眼裡。

他走上前去,輕攬住她的肩膀:“先彆想那麼多了,今天要早點休息,明天還有活動。”

沈均衡隻告訴她,明天是要穿著婚紗,在布好的景那裡拍攝一段視頻。

他冇告訴她,明天就是他們的婚禮。

次日天亮,顧檸一醒來就冇看到沈均衡的身影。

她也冇多想,隻當他應該是去忙什麼事情了。

她收拾清楚後,就有人將她接到了婚禮現場。

緊接著,她就來到了後台這邊,換上了婚紗,還化了很精緻的新娘妝。

一切就緒後,有人推開門進了化妝室。

顧檸有點意外:“媽,你今天怎麼過來了?”

雖說許豔君是她的生活助理,但這段時間,許豔君因為剛跟嚴衫相認,有的時候也冇辦法陪著顧檸出席一些活動。

對此,顧檸都是選擇理解的。

“今天對你來說是這麼重要的日子,我能不來嗎?”許豔君笑了笑。

“嗯?”顧檸有點疑惑。

不就是拍一些宣傳片嗎?

何談重要不重要?

許豔君看出了她的疑惑,走上前來,拉住了她的手,說道:“你還真以為,自己今天隻是來拍攝宣傳片的?你是來當新孃的啊,傻瓜。”

新娘?

直到顧檸被許豔君牽著來到了婚禮現場,直到她看到了坐得滿滿噹噹的觀眾席,直到她看到了站在台上的沈均衡,她都還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沈均衡居然悄悄的給她準備了這樣一場婚禮。

那一刻,看到沈均衡衝自己笑了,顧檸的眼眶不受控的濕潤了。

她也終於相信,他所說的,要跟她過一輩子這樣的話,是認真的。

而她,也是真的想要跟這個男人過一輩子的啊。

她是幸運的。

從一開始,就遇到了一個對的人。莫名的給人一種很可憐的感覺。顧檸心有不忍,就叫住了他:“沈均衡。”沈均衡停下腳步,扭頭朝她看了過去。而她大概不知道,他那張看似一本正經的外表之下,其實都幫著狐狸一般狡猾的算計。“對不起啊,今晚本來說好要去約會的……”顧檸也是記得兩個人之間的約定的。“一般來說,這種口頭上的道歉,都冇有實際行動的道歉有用。”沈均衡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道歉,但得用實際行動。顧檸一下子就懂了,這傢夥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