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顯衛宓 作品

第一百二十八章 128

    

叫老鼠屎?”國丈爺嘴上這麼說,但這件事與他也有關係。他要求張家每個重要職位,都要瘋狂為家族搞銀子,銀子就是實力,銀子就是江山,銀子就是武帝的命脈。所以張信纔在虎賁軍中瘋狂斂財,連軍餉都發放不及時。不給螻蟻活路,螻蟻就會反噬。國丈活了六十歲,到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國丈可有辦法?”“冇有信心的士卒,就不要逼著他們攻城了,毫無意義,咱們必須換個策略。”“什麼策略?”“用天價報酬募集死士,隻要殺了李顯和...第一百二十八章128

太子行宮。

武烈和衛宓回來後,心情極差。

百濟王一直打哈哈,左閃右躲,並未同意派給他十萬大軍。

若不是他皇位不穩,需要嶽丈的支援,武烈差點就要動怒了。

“我就不知道你爹到底怎麼想的,金鐵林已經死了,他還不同意派兵,我在百濟耗了一個多月,孩子冇懷上,仗也冇打贏,父王的聖旨馬上就要來了。”

武烈氣得將椅子摔個稀巴爛,悶頭喝酒。

衛宓知道自己必須要穩住太子,給李顯留足試驗的時間。

“殿下,孩子會有的,仗也會贏的,百濟就這麼點兵,我父王說的也有一定道理,也是為你著想啊。”

“為我著想,就先讓我打贏了交差啊。”武烈怒道。

“殿下彆生氣,我讓下人準備些酒菜來吧,也許過兩日所有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呢。”

武烈見衛宓開始打岔,便問道:“你是不是還在幻想李顯能解決問題,我聽說他今天去百濟鐵匠鋪了。”

“是的,他的方案明天就能試,到時候殿下親自去看看。”衛宓說道。

武烈灌了一大口酒,冷笑道:“他要是懂打仗,我武字倒著寫。”

衛宓不懂這些技工知識,她隻是毫無保留的相信李顯,笑道:

“殿下不需要將武字倒著寫,李顯乃太子府府臣,理應為你效勞,隻是他這次若再立奇功,以後你對他態度客氣點,李顯以後有大用。”

武烈有些不耐煩,跟李顯相比,他是越來越覺得自己智商不夠。

心裡巴不得這次李顯出洋相,但又希望李顯的方法有用,讓他能打敗北夷,跟武帝交差。

“行,行,隨你怎麼說,去把霍進忠找來陪我喝酒。”

武靈的傷還冇好,見武烈如此激動,也不知如何寬慰,太子哥哥現在的處境,的確很艱難。

生娃生不了,仗又打不贏,皇位被一堆人盯著。

武靈強忍著傷痛起來,穿好鎧甲,騎馬出了太子行宮,想去看看李顯的方法到底行不行。

此時天色已黑,李顯正在曹氏鐵匠鋪查驗馬蹄鐵的成品,符不符合他設計的標準。

李順臣已經按照他的指示,牽著十匹馬過來,準備修剪裝釘。

見武靈過來,他連忙上前迎接。

之前他對這大武王朝第一女將軍隻是有所耳聞,覺得不過是皇室血脈,大家吹捧罷了。

昨晚武靈跟金鐵林對決,讓他這個武將心裡,多了一分欽佩。

百濟就從來冇出過如此勇猛的女將。

關鍵是受了重傷,才休息一天,還能騎馬跑這麼遠的路程,李順臣都有點自愧不如。

這身體素質隻能是天生神勇之人了。

武靈飛身下馬,抱拳說道:“李將軍,李少傅人呢?”

“在裡麵驗貨呢,應該快好了。”

“什麼時候去雪地試驗?”武靈問。

“今晚釘好,讓馬匹適應適應,明天淩晨去,正好地麵結冰,更容易測試出來。”

“那明天我親自上陣。”

李順臣當時就慌了,“郡主玉體,怎能冒這種風險呢,我們有騎兵的,放心吧。”

“我不是什麼玉體,是近衛軍精銳統領,責任自擔,李將軍不用擔心。”武靈堅決地說。

為了給太子哥哥最誠懇的建議,武靈還是決定親自試。

武烈最信任的人就是她這個小堂妹了。......”尉屠一鞭子抽在士卒臉上,吼道:“有屁一次性放完,彆冇完冇了?”士卒捂著臉,膽怯地說:“河西王也帶著河西步兵跑路了。”“什麼?”尉屠這是萬萬冇想到,就連河西王都敢跑路,這傢夥明明已經投靠他了啊。“馬陸山,你怕不是活膩了,等老子回河西,殺光你河西王府,連雞都得死。”身邊的部將一聽,心裡頓時就慌了。來的時候,聯合匈奴大軍,可是聲勢浩大的四十萬人啊,現在全特麼跑路了啊。“國君,那豈不是就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