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雲烏娜 作品

第653章 死亡遊戲,林雲之怒

    

如何消滅黃巾盟的?”一提到黃巾盟,立即勾起鄭有利的回憶。當初,他還是剛剛投靠林雲,並由他親自帶路,去尋找黃巾盟的老巢。忽然,鄭有利眼前一亮,道:“我想起來了!!這…這是當初炸燬那一線天的炸藥?”林雲這才點頭一笑,道:“不錯!正是炸藥!不過,這次本公子在家稍微改造了一下!上麵留有引線,用火點燃後扔出,便可造成大範圍的爆炸,可以遠距離造成群體性傷害!!”此話一出,蔣坤倒吸一口涼氣,一臉不可思議。“這…...鄭有利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不懷好意來到林軒麵前,冷笑道:「八爺,你可不要怪奴才下手冇輕冇重!既然是我家十四爺的命令,就隻能委屈你一下了!」

說著,他一腳踢在林軒的胸口,林軒剛爬起身,就又被鄭有利一擊槍托砸意識恍惚。

之後,被五花大綁。

鄭有利可是武將出身,身手了得,收拾林軒可比殺隻雞容易多了,動作一氣嗬成,看的一旁的林雅瑟瑟發抖。

林雲起身繞過八仙桌,來到林雅身後,雙手扶著她的肩膀,又將臉湊到其耳畔,陰笑道:「八嫂彆怕!我林雲雖然手上沾了不少血,但從來不對女人動粗!哪怕你是蠱惑我八哥的罪魁禍首!」

此刻,林雅已經徹底冇了脾氣,她和林軒之前圖謀的一切都落空了。

在這林雲麵前,自己彷彿是光著身子,半點**和秘密都冇有。

她現在大腦一片空白,甚至都不敢亂想,生怕被林雲發現,讓自己不得好死。

但林雲附在她耳邊說話,又讓她感到一陣麻癢,嚇得她縮了一下脖子,頓時俏臉緋紅。

「林…林中堂,妾身聽兄長說過,你之所以能在京城立足,全依仗鳳陽郡做支撐!所以,你與其殺了我們,倒不如和我們做一筆交易!隻要你能讓林軒坐穩鳳陽郡的藩王,以後我們什麼都聽你的,保證不會再做對不起你的事了!」

林雲拍了拍她的肩膀,直接坐在她身邊的椅子,笑道:「當然可以!一直以來,本官都對老八敞開大門!隻是他一直不配合更不甘心!機會我給了一次又一次,他又背叛我一次又一次!讓我也很難做啊!」

「這次是真的!」

漸漸恢複清醒的林軒連忙解釋,他早就將二人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

林雲斜眼瞟他,玩味道:「不過…老八,我上次就提醒過你,做了錯事必須付出代價,上次就冇讓你長記性,所以這次,你還是要付出點代價才行!」

林軒內心狂喜,連忙說道:「我願意付出代價!隻要十四弟饒我這一次,我以後一定死心塌地聽你的安排!」

這時,鄭有利皺眉道:「十四爺,這傢夥說話就像放屁一樣不靠譜,你不可輕信啊!」

林雲直接將懷中的轉輪手槍掏了出來,一邊打開彈夾取出裡麵的五顆子彈,一邊說道:「有利,你說的對!不過…咱們做人還是要有點氣量!人家既然主動認錯,還是要給一次機會才行!這樣才顯得咱們仁慈!」

鄭有利一臉懵,有些聽不懂林雲話中含義。

但他知道,林雲這次一定不會放過他倆,隻能眼巴巴的看著。

就在幾人的注視下,林雲拿起一顆子彈,直接扔進林雅麵前的酒杯。

之後,親自拿起酒杯遞到她麵前,道:「來,八嫂,喝了這杯酒,再陪本官玩個遊戲如何?你贏了,本官就再給你和林軒一次機會!但要是輸了,你倆今晚必定死一個!」

此話一出,林軒和林雅都傻了。

尤其是林軒,他實在太清楚這十四弟的性格,自己今晚怕是不死也要脫層皮。

林雅顫抖著雙手接過酒杯,眼淚卻奪眶而出。

「林中堂,妾身知錯了!妾身不想玩什麼遊戲,我求求你…」

「誒,八嫂不要這麼掃興好嗎?你知道,我林雲屬狗臉的,要是讓我不高興,那你倆今晚估計也高興不起來!」

此刻的林雲,給在場三人的壓力超乎想象,就像個即將發狂的殺神。

反倒是站在門口的糙臉漢子,一臉崇拜的看著林雲。

如果殺人有段位,自己還隻是最低級粗俗的刺客,而這十四爺卻已經將藝術和殺人完美結合,既殺人又

要誅心。

林雲雖然一直心平氣和的說話,但言語中卻透著強烈的殺意。

可以說,林雲給他們的感受都各不相同。

在鄭有利眼中,自家主子每次要殺人的時候,雙眼都有光,格外凶狠。

但在林軒眼中,這種狀態的林雲就像個一柄即將出鞘的利刃,出手必殺人,因為他已經見過很多次了。

至於林雅,她感覺林雲有種亦正亦邪的氣質,既想殺她,又想玩弄她,就像是貓抓到老鼠後,要先玩夠了再慢慢享用。

這時,林雲見她不配合,一把捏住她的下頜,將杯中酒直接灌了進去。

「啊!」

林雅再也繃不住這種高強度的精神壓力,失聲尖叫,將口中的子彈直接吐在了桌上。

林雲毫不嫌棄,伸手拿起那顆子彈填裝進轉輪手槍的彈夾,手腕一抖,彈夾快速旋轉,最後被上膛。

他輕蔑一笑:「八嫂,這槍裡現在隻有一顆子彈,就是我也不知道哪一槍能響,是生是死,全看老天爺的意思!既然這次是你和林軒共同犯錯,那我就給你兩次機會!隻要你連開兩槍不死,那咱們之前的所有恩怨就一筆勾銷!」

「但要是你運氣不好,被這顆子彈打死,那不好意思,本官隻能說,下輩子儘量做個好人吧!」

說著,林雲將手槍強塞進她的手中,並將槍口對準了她的太陽穴。

一旁的鄭有利和林軒總算明白過味兒,內心暗歎林雲瘋狂。

這不就是殺人遊戲嗎?

就賭兩槍內冇有子彈,但倖存的概率實屬不大,可以說比九死一生還要可怕。

林雅被折磨的已經有些精神失常,突然發出一陣怪笑,緊接著又痛哭流涕,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林雲含笑道:「現在可以開始了!哦對了,我記得你身上還藏了一支竹筒槍吧?就暫時交給本官替你保管!」

他來到林雅身後,熟練的將竹筒槍收繳。

這時,林雅目光恍惚的盯著被五花大綁,跪在地上的林軒。

「王爺,如果妾身死了,你會陪我一起嗎?」

林軒頓時一愣,心虛的低下了頭,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

林雲無奈搖頭,既然這麼怕死,又為何要找死呢?

林雅淒然一笑,看著林軒的反應,她心裡就有了答案,突然將槍口對準林軒,直接扣動了扳機。過…我累了!活著也是一個廢人,再加上林家是不會放過我的!所以…大公子還是殺了我吧!”一旁,林軒一臉詫異,冇想到這小子如此倔強。林雲點點頭,轉頭看向林軒說道:“他就交給你!要殺要剮就看你的意思!”而林軒明白他是什麼意思,說道:“他雖是林家死侍,但也是柳家主的家奴,就留他一命吧!”之後,阿威被帶了出去。偌大的廳堂,就隻剩下他兩人。這時,林軒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林雲皺眉道:“你這是何意?”林軒一臉心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