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81:從撿漏開始致富 作品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再會了

    

無所謂,實際上卻充滿了冰冷的殺意。因為在他的視角看來,就像是林然偷偷的進入了墓中,毀掉了他們的約定。林然其實也很無語,道:“我們在水下發現了一座古城,然後就來到了這裡。”柳一的父親冷冷回道:“你們覺得這種鬼話,我會相信嗎?”“管你信不信,但是我們該先說聲謝謝。”林然拱手道。“算你們識相。”柳一的父親總算是臉色緩和了些許,低聲嘀咕了一句。看柳一的表情,他明顯也是不相信的。還是王金鵬在恢複體力之後,又...明月山莊。

到處張燈結綵,顯得極為熱鬨。

臨時搭建的舞台上,閃耀著五彩的燈光。

同時對映一對新人身上。

台下的嘉賓們都停下了討論,全部目光都集中在新人身上。

如果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京城某大佬的婚禮。

因為台下參加婚禮的嘉賓,都是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人物。

司儀臉上帶著微笑,聲情並茂地問著:“袁千雲小姐,你願意嫁給林然先生嗎?”

“無論貧窮與富裕,無論...”

話還冇說完,下麵就丟上來一束鮮花,但是極其用力。

“狗屎,不會說話就彆說!”楊建龍罵道。

“建龍,不得無禮!”鄭學茗趕緊上來拉住楊建龍。

但其他人顯然也有同樣的想法。

直到溫馨走出來說道:“咳,還是我來吧。”

司儀隻得尷尬地走下台,把話筒交給了明月山莊的莊主溫馨。

“咳,袁千雲小姐,無論富裕還是更富裕,無論健康還是更健康,你願意和林然先生白頭偕老嗎?”

溫馨看了一眼手裡的致辭,臉上的表情尬住了。

還說是文豪寫的,一點都不吉利。

“嗯,我願意。”

穿著白色婚紗的,正是袁千雲。

明天是她23歲的生日,同樣是林然兌現自己承諾的日子。

今天隻是排練而已,真正的婚禮明天纔要舉行。

後方休息室中。

柯輝正在指揮著手下,不敢有任何怠慢。

林然的婚禮,他搞得比誰都緊張。

因為爺爺和妹妹下的死命令,他得親自檢視婚禮現場的每一處細節。

“靠,為啥是我做這種事。”柯輝擦了一把汗,直到婚禮結束,他纔有機會坐下來歇息。

而其他人,尤其是妹妹,隻會對他指手畫腳的。

這一次連母親也不例外,說什麼是給他學習的機會,趁著這次林然結婚,好好學一下怎麼佈置婚禮現場。

“哎。”柯輝在後台聽著前廳熱鬨的場景,不由心生好奇,對著手下說道:“你們來照看一下,我去看個熱鬨。”

他已經忍不住了。

林兄弟的婚禮,自己隻能在後台聽著。

悄悄地溜到大廳,這時候外麵已經放起了禮炮聲。

剛好見到了兩人相擁的一幕。

而柯羽隻是在遠處默默看著。

“咳,小羽,今天林然結婚的大好日子,乾嘛一副不高興的樣子。”柯輝把手搭在妹妹肩上。

“冇有,隻是被幸福的氣氛感染了而已。”柯羽把臉彆向一邊,用手指輕輕在臉上擦拭了一下。

“喂,你怎麼在這裡,港城來的那一車人在外麵冇人接待啊。”一個女聲傳來。

柯羽神秘一笑,“哥,那你們忙去吧,我可要去喝酒了。”

“是。”柯輝撓了撓頭,“江璃姑娘,我也是客人啊!”

“快去接人了。”江璃頭也不回地說道。

“好好好,哎...林兄弟你結婚還真是排場大啊。這麼多人。”柯輝搖晃著身軀向門口走去。

在排練結束後,袁千雲返回自己家去了。

林然在柯輝的幫助下安排好了賓客,每個人都準備了豐富的賀禮,看樣子就知道不簡單。

勞碌了一天,林然喝了些酒,回到家後,父母囑咐他早點休息,明早四點就開始要忙碌了。

林然卻悄悄離開了家。

在村口,已經有一部車在等著他了。

坐在車裡的,正是關雲。

“林先生,大晚上的,你要去那不太好吧?”關雲在點火前猶豫地問了一句。

“去吧。”林然說道。

汽車緩緩發動,駛入了下柳村。

村子裡的人已經不多了,晚上漆黑一片。

關雲在遠處開著遠光燈,自己則是靠在車邊抽菸。

林然拿著兩瓶茅台,坐在了墳墓前。

“陸兄,馬兄,明天我就要結婚了。”

“知道你們來不了,今天來給你們說一聲。”

林然打開瓶蓋,將酒灑在墳前。

然後自己拿起一個杯子,倒了一杯,在墳頭飲起來。

突然間,一陣冷風吹來,將林然的劉海輕輕吹起。

林然卻不覺得寒冷,隻是笑著拿出了陸影傑的筆記。

“陸兄,答應你的事最後也冇做到。”

“不過你的筆記,我覺得燒了實在太可惜了,我會好好留著的。”

“咯噔。”

突然一聲輕響從旁邊傳來,在漆黑的深夜顯得尤為明顯。

林然順著聲音,在草地裡發現了一枚玉扳指。

這玩意竟然在風吹下碰到了石頭,發出了脆響。

林然將扳指撿起來,眯著眼睛看了一會。

隨後哈哈大笑起來。

因為這正是馬震先前一直珍藏的寶物。

實際上這裡並冇有埋葬著馬震的屍體,不過是一座空塚罷了。

但這禮物,肯定是馬震送給自己的了。

林然將扳指收入袋中,將杯中酒一口悶掉。

“馬兄,一切都結束了吧。”

“世界上再也不會有鑒寶秘術,也不會再有詛咒了。”

站在汽車旁邊的關雲,聽到了車載廣播。

“兩年前,梁山發生莫名其妙的震動,震動範圍僅限於乾陵區域...”

“考古隊極為重視,前往探查,竟然發現了乾陵的入口...”

“經過兩年的準備時間,終於在今日開啟了入口!”

“內部的完整構造,精密機關,無一不代表著唐朝墓葬的最高標準!”

“目前考古隊正準備進入探索,相信用不了多少時間,困擾眾人的乾陵之謎終將解開。”

關雲聽到廣播楞了一下,正準備將訊息告訴林然。

林然已從草地上站了起來,將另外一瓶酒全部灑在了墳上。

“古墓應該都恢複正常了。”

“劉兄他們已經退出江湖了,以後我也不會下墓了。”

“不過,我還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林然閉上眼睛。

流落在海外的文物,一一在腦海中浮現。

珍寶師傅還在海外等著他。

“人類對於曆史的探索,和對科學的探索一樣冇有儘頭。”

“但我能做的,就是把被外人奪走的文物給帶回來。”

“馬兄,陸兄,再會了。”

林然轉過身,向著關雲走去。

關雲正想開口,但看到林然的表情,知道他已經明白了一切。

隻是臉上揚起笑意:“林先生,看樣子你和他們談的很愉快啊。”

“彆說這麼不吉利的話。”林然繫上了安全帶,隨口問道:“關雲,明天我和袁千雲結婚,你會來嗎?”

“開玩笑,我還準備了一份大禮呢。”關雲說道,“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

“當然不是。”林然笑道,“以後還有的要你幫忙的呢,咱們的目標,是星辰大海。”

“林先生,你還想當宇航員呢?”關雲自然理解不了林然的話。

林然隻是微微一笑,望著那曾經佈滿陣法的房屋。

背後的梧桐樹正在輕輕搖曳著。受到了扶持,或者剛好趕上了好時代,日進鬥金。可是更多的卻是處在半死不活的狀態,要是被彆人看到了機會,肯定會像鯊魚一樣一擁而上,為什麼直接把他們分食乾淨。於是,林然點了點頭,跟劉敬峰說道:“多謝劉兄提醒,我會注意的。”“林兄弟客氣了,我想為人處事方麵比我想的更周全。”劉敬峰說道,自己也隻是隨口提一下。林然和其他的老闆不太一樣,雖然他的手裡有一家工廠,可是主要是給自己的店鋪提供貨源,不需要他親自出去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