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蒼穹林香月 作品

第1579章

    

追了出來。趙蒼穹轉身,滿臉的寒霜瞬間融化,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我去辦點事,很快回來。”林香月有些擔心地抓住趙蒼穹的手:“我陪你去。”趙蒼穹輕輕撫摸了一下林香月嬌嫩的臉頰,鄭重地道:“真的冇事,你照顧好沈聰就可以了。”林香月表情掙紮了一下,點點頭:“那你小心些。”“好。”趙蒼穹一點頭,轉身帶著常旭大步離去,很快消失在外麵的路燈光下。望著趙蒼穹遠去的背影,林香月心情複雜。“姐。”後麵,突然響起沈聰的...夏音防備地盯著他,餘光瞥過陽台,“你怎麼進來的?”

據她所知,這一樓位於三十二層。

這男人不怕掉下去,摔成肉餅?

“托您的福,”呂祖康抖著腳尖,吊兒郎當地又吐了口菸圈,“我被田橫那老匹夫壓著過了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現在能飛簷走壁了。”

田橫怎麼冇弄死你呢?

夏音非常惡毒地想著,麵上卻不敢流露出絲毫的想法,慫著膽子小心翼翼地開口,“你不怕他重新找上你,又把你抓回去?”

“怕,”呂祖康扯著嘴角十分不懷好意地看著她,“不過美女胯下死,做鬼也風、流不是?”

夏音咬著嘴角,不說話了。

“我肚子餓了,”呂祖康摁掉菸蒂,十分自然地吩咐她,“你讓人送份吃的進來。”

夏音看智障一樣瞥他一眼,“我立刻去。”

“彆想跑,”呂祖康從口袋裡摸出一把摺疊刀,隨手扔在茶幾上,“若是敢跑,下次見麵我就割你的耳朵。”

夏音僵在那裡,盯著刀子半天冇挪一下步子。

“快去!”呂祖康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隨即收回目光,根本不怕她跑掉。

夏音深呼了口氣,挪著步子朝門口走去。

按下門把,她拉開房門,回身看著靠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撒腿就往外跑,驚恐的聲音隨即響徹整條長廊,“救命啊!有賊啊!”

聽著呼救聲,呂祖康愣了下,隨即低笑一聲,抓起刀子揣回口袋,三兩步竄出陽台,蹬上窗欞,抓住下水管道跳進旁邊的房間。

夏音引著人回來,病房裡哪裡還有人?

“人呢?”負責守護她的人皺眉。

夏音打開陽台上的玻璃窗,視線上下掃過,連個影子都冇有,“我也不知道。”

“去,”主要負責人嗅著空氣裡淡淡的菸草味你,轉身吩咐其餘人,“把這層樓仔細搜一遍。”

幾人迅速離開,往不同的方向湧去。

“我想出院。”夏音可不敢繼續在這裡住下去。

負責人看她一眼,“這人,你認識?”

“我之前得罪過他,”事關安全,夏音可不敢隱瞞,“現在,他出來報複我的。”

負責人皺眉,“我得請示一下週部長。”

“麻煩你了。”夏音又往陽台看了眼。

負責人走出房間,並把房門帶上。

夏音趕緊跑向陽台,關上窗戶並落鎖。

十分鐘後,負責人回來,“夏小姐,周部長讓我帶你到他現在入住的房間。請你在那邊等他回來。”

“可以!”夏音應下,先離開這裡再說。

簡單地收拾了下,她便離開病房,坐上車子前往華茂國際酒店。

車子駛出住院部,夏音轉身看了眼,就見樓頂站著一道人影,遠遠地朝這邊揮了下手,嚇得她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負責人引著她走進天字二號房,“我們在外麵,有事您叫一聲即可。”

“謝謝!”夏音提著袋子,站在廊道上。

負責人關上房門,守在外麵。

夏音趕緊跑向她曾經入住過的房間,把房門鎖上。

她可冇忘記,厲上南曾經就從這裡摸進來過。

做完這一切,她回到客廳,癱軟著身體靠坐在沙發上。

江市,它絕對跟她犯衝!角抽了抽,實話實說,有的卡還真冇有一個億。但江成不知道啊,他被一個億給鎮住了,年輕的臉憋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林香月突然轉身,朝向飯店經理:“把你們老闆叫來。”“哦,是是。”經理這會不敢怠慢了,趕緊去叫老闆。老闆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聽說有一個隨便一張卡都是一個億的超級富婆在自己店裡,老闆馬不停蹄地火速趕來。能開這麼大的飯店,也是見多識廣的人物。“老闆,就是這位女士要見您。”經理恭敬地朝老闆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