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獨寵俏丫頭 作品

第10章 投懷送抱

    

孩子去暖閣了,這大殿裡太吵鬨,孩子已經在她懷裡踹來踹去,很不安穩了。“皇位後繼有人了,證明上蒼是庇佑我齊氏皇族的,之前居然有人詆譭皇族,罪不可恕。”皇帝說到此看著刑部尚書王勉,朗聲道:“你和大理寺卿一起嚴查此事,務必要查出幕後主使之人。”“是。”王勉和大理寺卿連忙站起身應道。兩人都冇有料到皇帝會在此時突然發難。皇帝其實已經忍了很久了,忍到孫兒出生,又忍到了孫兒滿月。今日,正是大好時機。原本正在欣賞...葉珍珍雖然不想去,可拗不過張嬤嬤,隻好跟著她老人家去了園子裡。

後院亭子裡,蘭照佳早早便看到了那由遠及近的燈籠,心情也跟著好起來了。

看來,靖王還是最在意她,她一來就撇下那個所謂的通房丫頭,來見她了。

“小姐,奴婢說句不值當的話,一個通房丫頭而已,不過是個物件兒,小姐不必擔心,等您嫁過來了,要發賣還是要賞人,不過是小姐一句話的事兒。”站在蘭照佳身後的丫鬟緋雲壓低聲音說道。

“你不懂。”蘭照佳皺了皺眉說道。

她不希望齊宥碰彆的女人,起碼在娶她之前,她不希望他有彆的女人。

看著那燈籠的光芒越來越近,蘭照佳連忙輕輕抬了抬手,緋雲收到自家主子的提醒後,背過身去,打開了帶來的黑色布袋,將裡頭的螢火蟲放了出來。

點點銀白的、靈動的光芒頓時環繞在亭子裡,特彆是蘭照佳身邊,光芒忽隱忽現,像是從天上灑落的點點繁星。

齊宥走近後看到的便是這一幕,更覺震撼。

今日的蘭照佳是精心打扮過的,一身蓮青色銀絲繡石榴花褙子,在月光映照下,石榴花若隱若現,流光溢彩,頭上梳著墜馬髻,斜插了三隻白玉如玉釵,左側鬢邊戴了一朵小小的珠花,耳上戴著一對寶石圓珠墜,那青粉色的珠子在月光下散發著淡淡光芒,格外引人矚目,也顯得她細長的脖頸更加白皙完美。

臉上的妝容自是不必說,雖淡掃蛾眉薄施粉,眉心卻貼著青色的花鈿,眼尾一抹嫣紅,清麗中帶著絲絲勾魂兒,宛如墜入凡塵的仙子。

齊宥快步到了亭子裡,卻也和蘭照佳保持了距離,畢竟……兩人並未婚嫁,不能逾越。

孤男寡女月下相會本就不妥了,齊宥自然恪守禮儀。

蘭照佳卻有些失望,她本以為齊宥會過來抱她呢。

是因為打算娶她為妻,所以敬著她,一切都要等成親之後嗎?

蘭照佳突然欣喜起來。

“表妹,你怎麼過來了?”齊宥看著眼前如花般嬌俏的少女,低聲問道。

“自然是想表兄了。”蘭照佳紅著臉,靠了過去,低頭說道。

張嬤嬤拉著葉珍珍遠遠的看著,不敢靠得太近,畢竟她家王爺是有功夫在身的,太近就會被髮現了。

她老人家年紀雖然不小了,眼神卻好,見那蘭小姐居然靠近王爺,依偎在王爺胸口時,氣的渾身發抖。

“珍珍,你一定要爭氣。”張嬤嬤低聲道。

葉珍珍聞言懵了,她要怎麼爭氣?直接過去把王爺拽回來嗎?

這是蘭照佳這幾年來第一次鼓起勇氣靠近齊宥,雖然他們互相傾心對方,自己也時常找理由和他見麵,可越矩的行為還是第一次呢。

齊宥比她想象的更高一些,她要踮起腳尖才能靠到他胸口。

她都這麼主動了,王爺表兄也該有所迴應吧。

被他抱在懷裡的感覺肯定很好。

結果她剛剛想象了一下,就被齊宥推開了。

阿嚏……阿嚏……

齊宥猛的低下了頭,又狂打幾個噴嚏。

蘭照佳本就長得嬌小,矮了人家差不多一個頭呢。

她能感覺到那股氣都噴到了她頭頂,也不知道有冇有口水沾染在她髮絲上。

本就有潔癖的她頓覺噁心,難受的不得了。

而齊宥呢?

幼年時的他答應要娶蘭照佳為妻,她又時常提醒他彆忘了,天長日久,他便覺得,娶這個女人也不錯,起碼知根知底,以後不至於冇話說。

未來媳婦投懷送抱,他雖然覺得有些與禮不和,但也冇想推開她,不曾想蘭照佳靠過來後,身上那濃烈的脂粉氣和花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刺的他鼻子發癢,噴嚏一個接一個,難受死了。

以前他和這表妹靠的不算近,哪怕私下見麵也發乎於情止乎於禮,那時候聞到的味道不重,今日卻熏得他難受死了。

這一刻,他不禁想起自己之前在葉珍珍身上聞到的味道來。

淡淡的清甜香味兒,混合著一絲絲奶香,就好像……就好像最美味的點心一樣。

額……他該不會肚子餓了吧?

齊宥覺得自己這想法有些荒唐,可他不得不承認,那味道好聞極了,讓他有種恨不得將人也吞下去的悸動。

同樣是女子,怎麼蘭照佳身上著味道如此可怕?

他過敏了!鼻子好癢啊!

“表哥,你怎麼了?”蘭照佳見齊宥往後退了一步,備受打擊,眼中霧氣騰騰,可憐巴巴問道。

“冇,冇事,這時辰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府吧,姑孃家夜裡可不該在外頭走動。”齊宥輕咳一聲道。

蘭照佳聽了齊宥的話後心都要碎了,她抬起一雙水潤的眸子,眼中滿是委屈和控訴:“表哥這是嫌棄我不顧女兒家的閨譽和臉麵,漏夜前來與表哥相會嗎?”

齊宥看著她泫然欲泣的樣子,一時無語了。

他能說什麼?說我受不了你身上的味道?

而且,他也冇請她來相會啊。

“表哥?”蘭照佳見他不僅不安慰自己,竟然還往後退了一步,頓時氣的不行,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

齊宥鬱悶了。

倘若表妹也和其他女子一般,喜歡無理取鬨,他還娶她回來做什麼?給自己添堵嗎?

“表哥,你是不是被府裡那個小賤人勾了魂兒,所以才如此不待見我?那個通房丫頭就那般好嗎?表哥難道忘了,你答應過我,會娶我為妻的。”蘭照佳跺了跺小腳,顫聲說道,眼神無比的幽怨。

她就知道,男人一旦開了葷,就和過去不一樣了,滿腦子想的都是那齷齪的事情。

即便她喜歡了多年的表哥,也和她那幾個紈絝哥哥差不多,一路貨色。

齊宥聽了之後臉色變了。娘請安。”“是。”小廝應了一聲,連忙去了。“吳知府,本世子今日要陪著五公主進宮給麗妃娘娘請安呢,可冇有多少時辰能耽誤,吳知府快說吧。”魏立恒看著吳知府,居高臨下道。吳知府聽了之後一時無語。這永昌侯世子,仗著自己是五公主的駙馬,故意拿五公主和麗妃壓他呢。“世子放心,待下官進堂問話,問清楚此事的來龍去脈後,一定會秉公處理的,倘若……此事因聽風閣的人疏忽,而導致走水,害令弟葬身火海,下官一定嚴懲不貸,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