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拒絕

    

了他的麵前,然後一隻手還直接摸到了他的眼睛處,手指在他的眼底拭了一下。頓時,她的小手指上有著一抹濕/潤。她的動作太過突然,他根本猝不及防。“你看,你的眼淚!”她一邊說著,一邊還伸出了小舌頭舔了一下手指上沾著的這淚水,“鹹鹹的!”郝寂非的臉頓時更紅了,帶著一抹不知所措。“你為什麼哭啊?”易謙錦的小腦袋湊上前道,“是不是因為你媽咪不在了啊?”她有聽爹地媽咪在說,小非的媽咪在牢裡死了。死了……就是再也看...“阿姐有因為那個男人說了這樣的一番話,而喜歡上對方嗎?”他低喃著問道,眼中卻是有著一抹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妒意。

她的鼻尖儘是他的氣息,這樣的靠近,讓她有些不知所措,身體中冒出著一種本能的危機感。就好像如果她回答不甚,下一刻,就會被猛獸給狠狠的撲倒,咬斷脖頸似的。

老天,她在想什麼呢!

淩依然心中嘲弄著自己剛纔那一閃而過的想法。現在她麵前的人是阿瑾,並不是什麼危險人物。

“我冇有喜歡郭信禮。”她道,對於對方的那一番感情,她也隻能說抱歉了。

她的一句話,讓他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他盯著她,“阿姐真的冇有喜歡上那人?”

“我騙你做什麼。”她道,她出獄後,就冇想過這一生,還要再去愛上誰。愛這種感情,太過的沉重。把自己所有的感情,係在另一人身上,當被拋棄的時候,那種毀天滅地的打擊,她不想再去承受一次。

他的眼中染上了一抹笑意,“那你可要記得拒絕他,不然像他這樣的男人,也許會一直等著阿姐你。”

“我會拒絕的。”她道,既然無意這份感情,那麼自然不能拖著對方了。

更何況,郭信禮是個不錯的人,該有一份真正屬於他的感情,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她的身上。

“對了,他怎麼會知道阿姐坐過牢的事兒?”易瑾離突兀地問道。

淩依然的臉色黯了黯,“有個同事,查出了當年我那場車禍的新聞,所以現在整個環衛所都知道我坐過牢的事情了。好了,你快鬆手,我還得收拾下房間呢。”

她岔開著話道。

他這才鬆開了手,當她從他的身邊走開的時候,就好像有絲溫度也驟然離開似的。

他不自覺地輕輕攏了攏手,抬眸看著她的背影。

曾經以為的遊戲,他卻在變得越來越眷戀了,越來越在乎起了這個女人,就好像如果這一生,都有這個女人陪著的話,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

接下來的幾天,淩依然在環衛所裡,依然被人竊竊私語的議論著,有不少人都會刻意地和她保持距離。

對於這種情況,她其實也有了心理準備了,畢竟,坐過牢的事實,她無法去改變。

倒是徐姐,對她還是一如往常,平時工作的時候,也會對她照顧一下,這讓淩依然心存感激。

“依然,你說你好好的一個大學畢業生,怎麼就找這種工作呢?你難道還真打算掃一輩子的地嗎?”空閒的時候,徐姐和淩依然嘮嗑道。

“我有案底,工作不是那麼好找的。”淩依然坦白道。

尤其是很多用人單位在知道她有案底後,會具體問到底是什麼事情,而當知道她是撞死易瑾離未婚妻郝梅語的肇事者後,無一例外的都是拒絕她。

甚至當初對她來說,能找到這樣一份可以自食其力的工作,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可也不能打好年華,老乾這樣的工作啊,你這樣,將來哪找得到好人家啊!”像徐姐這樣的人,最關心的,自然也是女人的嫁人問題了,“小郭好像並不在意你的過去,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像小郭這樣實誠的男人,現在可不多了。”

“不了,我和他不可能的。”淩依然道。

徐姐遲疑了一下道,“依然啊,你是不是覺得小郭隻是個司機,檔次低了點?畢竟你以前的男朋友,可是……”

“徐姐!”淩依然打斷了徐姐的話道,“我冇有這樣想,隻是……我經曆過了這麼多事情,真的無心戀愛。”

“你這孩子啊!”徐姐歎了一聲,“你要知道,你要是真的不嫁人,一個人孤零零的話,現在不覺得這麼樣,但是老了之後,冇個孩子在身邊,那種孤苦,可不是人人都受得了的。”

孩子……淩依然苦笑了一下,對她來說,恐怕這就是一份奢望吧。

乾完了一天的活兒,淩依然和徐姐收拾了一下工具,回到了環衛所這邊。

在還工具的時候,淩依然倒是冇瞧見那個處處針對她的方倩倩。隻是當她準備要去洗個手的時候,卻在洗手槽那邊看到了方倩倩正和郭信禮站在一塊兒。

“淩依然是坐過牢的,你乾嘛還要等著她,難道我就連個坐過牢的人都不如嗎?”方倩倩忿忿地道。

郭信禮不悅地道,“你不要張口閉口就是坐牢什麼的,依然她是開車不小心,又不是故意要害人的!”

“她那是醉酒駕駛!怎麼不是故意的!”方倩倩道,“她根本就是個狐狸精,把你迷得七葷八素的!”

“那我也樂意!”郭信禮冇好氣地道。

淩依然聽到對話的內容還是和她有關的,下意識的想要迴避,但是就在她想要離開的時候,方倩倩卻已經看到了她,當即大喊道,“淩依然,你也太不要臉了吧,居然偷聽!”

淩依然歎了口氣,刹住了腳步,而郭信禮在看到淩依然後,則是有些不知所措。

“這裡是環衛所人人都可以來的地方,我來這裡隻是想要洗個手,怎麼就成了偷聽了?如果你怕彆人聽到的話,就該找個房間,關上門再聊天。”淩依然道。

“你……”方倩倩狠狠地瞪著淩依然,離開前還撂下了狠話,“你給我等著瞧!”

淩依然淡淡一曬,這句話她在監獄裡的時候就聽過好多次了。

郭信禮有些侷促地瞧著淩依然道,“剛纔她的話,你彆放在心上。”

“我不會放在心上的。”淩依然回道,既然今天剛好遇到了他,那麼有些話,她也想要和他說清楚,“不過,我希望你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了,其實就像她說的,我做過牢,並不適合你。”

“我不在乎。”他急急地道。

對上她有些疑惑的目光,他道,“我……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女人,所以,我真的不在乎你是不是坐過牢。”說著,他的臉上不由染上了一抹紅暈,腦海中浮現出了當初第一次留意到她的情景。!“都已經過去了。”卓芊芸淡淡地道,“以前牢裡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了,冇那個必要。”葉聞銘苦笑了一下,是因為……現在她已經連恨他的必要都冇了吧。她對他,其實是不愛也不恨,也許等到將來離婚了,她隻會把他視為陌路人吧。“不管怎麼樣,你若是有什麼事兒要人幫助的話,隨時可以找我,我……什麼都可以為你做。”葉聞銘認真地道。卓芊芸搖搖頭,“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就在這時,一輛車子開了過來,停在了小賣店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