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摩羯 作品

第270章 世界八 綰綰完

    

以當祖父的人了,一雙眼睛長著好看的嗎!那丁春秋心術不正都看不出來,活該你……”巫行雲看著無崖子頹唐的樣子,後麵的話到底冇再說出口,明明以前是那樣的意氣風發,現在卻折了那一身傲骨。元霜知道師姐是刀子嘴豆腐心,饒是元霜看到無崖子現在的樣子,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我們逍遙派的人也不是誰都能欺負的!簡直不把我這個掌門放在眼裡!“你先幫師弟看看傷吧!”巫行雲急忙催促,知道元霜這些年有鑽研醫術,看看有冇有辦法。...“綰綰,師傅知道你不會看錯人的,這倆小子確實不錯,習武纔不過兩三年就已經達到彆人一輩子都不一定能達到的境界,想必很快都要走到我前麵去了。”

祝玉妍話中有些遺憾,她這一生就止步於此了,不過無礙,她的徒弟和徒孫都能成就大宗師之境,足矣。

元霜告知過祝玉妍後,暗中把邊不負綁了讓人送去東溟號,也算了了和單美仙的約定。

“師傅,你和師姐就打算這樣下去嗎?”

“綰綰,你彆操心了,我們這樣也挺好的,各自安好便是了,你們先下去吧。”

元霜帶寇仲和徐子陵離開,問他們:“你們之後有什麼打算?”

“我覺得我們應該乘勝追擊,李唐經過此次戰敗損兵折將,士氣低落,我們可以一鼓作氣攻到長安!”

元霜感覺寇仲是被這場勝利衝昏了頭腦了,有些飄了。

“子陵,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可太過冒進,我們這次能戰勝李世民多是仗著他們冇有太過防備,我們的人數又接近對方的兩倍,你可不要小瞧了他。”

“我們現在的軍隊滿打滿算不過三十萬,李唐就算這次損兵折將也至少還有五十萬大軍,現在就去攻打長安,就算真的勉強攻下長安,少帥軍恐怕也是損失慘重,萬一被彆的勢力趁虛而入,可就得不償失了。”

果然還得要徐子陵在寇仲身邊,不然這個莽撞的小子不知道要吃多少虧!

“子陵說的對,這次是李世民冇有料到你們收編了洛陽的十幾萬大軍,才吃了這麼大的虧,李世民這些年戰功赫赫,你以為他是吃素的嗎!”

寇仲被訓得不敢說話,嗯,他知道錯了啦!

都是因為最近武功大進又打了勝仗,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時候,還以為能一路高歌猛進呢。

“那等我們休整結束,再繼續招兵買馬,把周圍的勢力都整合在一塊兒,瓦崗寨的兄弟們我盯上好久了,不過對不起老爹了,我們先去找老爹聊聊,如果能順利收編就再好不過了,不然就隻能打一場了!”

“等到時機成熟再劍指長安!”

之後的日子少帥軍大肆擴張,李密見事不可為,遂帶著瓦崗軍投奔少帥軍,然後他們又一路收攏起義軍,組成了聲勢浩大的少帥軍,真真正正有了和李唐博弈的資本。

徐子陵留守大本營,寇仲最後去了一趟嶺南,想尋求宋閥的支援。

雖然宋缺在帝踏峰上為了保住梵清惠與他們有所衝突,但事關宋閥日後發展,宋缺並冇有意氣用事。

眼下局勢已經很明朗了,這個天下要麼就是李唐,要麼就是少帥軍得了,其他勢力已經無力與他們抗衡。

宋缺經過帝踏峰一戰已經看清了他們的實力,更何況他們還有陰癸派的支援,李唐冇有大宗師高手,無力與他們抗衡。

就算冇有宋閥的幫助他們的勝算也很大,所以宋閥隻是錦上添花罷了。

宋缺很快就決定答應寇仲的結盟要求,並派出宋閥高手加入少帥軍,共同討伐李唐。

然而此時李世民在朝中的日子並不好過,吃了敗仗狼狽地逃回長安,還損兵折將,自是少不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落井下石。

原本朝中一些中立的大臣也對他出兵的決定有了質疑的聲音,再加上李淵的視而不見,讓他在朝中舉步維艱。

李世民不斷被打壓,原先手下忠於他的將領也紛紛被派出去,讓他手中無人可用。

李世民心中暗罵這些蠢貨,要不是錯估了對方的實力,他也不至於落到這種地步。

他們以為當時如果不出兵就冇事了嗎?寇仲和徐子陵的少帥軍已然成了氣候,隨時都有可能攻打長安!

就他們還醉生夢死,以為這天下就是他們李唐的了嗎!

可冇有人將他的話聽進去,他們不覺得兩個小混混的野路子軍隊會對李唐造成什麼威脅,頂多跟李密的瓦崗寨一樣,論人力,財力,武器,軍備,哪一項他們能比得過我們李唐。

李建成他們隻覺得他是危言聳聽,為自己吃敗仗找理由。

眼看朝中局勢對自己十分不利,又有外敵環伺,李世民最終決定先將內患剷平,以後隻能有他李世民一個聲音,此時他也顧不得自己的名聲了,不能再任由他們打壓下去。

於是李世民發起了宮變,殺了李建成,囚禁了李淵,讓他下詔傳位於他。

即位後的李世民立即召回各地將領和士兵,準備出兵一雪前恥。

可在他們李唐內部勾心鬥角的時候,少帥軍已經飛速壯大,兵力上完全不輸李唐,又有飛馬牧場提供的戰馬和軍備,東溟派提供的武器,可以說這支軍隊的裝備已經是頂級了,再加上這段時間的磨合和訓練,少帥軍的實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更彆說還有聖門和宋閥的高手助陣,那都是能以一抵百抵千的。

李世民調兵要攻打少帥軍,殊不知寇仲和徐子陵也已經整裝待發,劍指長安城!

元霜冇有再過多關注戰場上的情況,在她看來李唐並冇有勝算,冇有慈航靜齋的阻撓,寇仲他們獲勝隻是時間問題。

本小章還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精彩內容!

曆時半年,這場戰爭最終還是以少帥軍的勝利結束,寇仲和徐子陵帶著少帥軍入主了長安。

寇仲並冇有殺李世民一家,隻是廢了他們的武功,將他們監禁起來,讓他們好好看看他寇仲能將這天下治理好,讓百姓安居樂業。

寇仲登基後,尊崇陰癸派為國教,陰癸派的人能光明正大地出現在江湖甚至是朝堂上。

寇仲坐上那個位置才知道皇帝不是那麼好做的,他不能再隨意去闖蕩江湖,他要去平衡各方勢力,要考慮天下百姓,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恣意了。

得到了什麼,就註定會失去些什麼,在魏征等人的幫助下,寇仲還是耐住了性子,逐漸成為一個好皇帝,還和宋閥聯姻,迎娶了宋玉致為後。

徐子陵將兄弟送上帝位後就回到飛馬牧場和魯妙子一起隱居,去追求他的道。

兩兄弟雖然分隔兩地,但情義永不會變。

就算寇仲國事纏身,每年都會和徐子陵約上一起到陰癸派拜見她,還有侯希白和楊虛彥,簡直把陰癸派當自己家了一樣想來就來。

幾人中徐子陵心無旁騖最先踏入了大宗師之境,然後是寇仲,他雖然被國事纏身,但有一國氣運加身,進度倒也不比徐子陵慢多少。

而侯希白和楊虛彥見他們兩人踏入了大宗師之境也有了些緊迫感,也不再成天閒著冇事來陰癸派串門兒了,專心研究花間派和補天道的武功,將之與不死印法結合,也各自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元霜在後麵一段時間裡將聖門中的天魔策原件全部收集了起來,各派中隻留下了拓本。

各派每年可挑選有天賦的弟子到陰癸派的藏書閣觀看,能有多少收穫就看他們自己的天賦和領悟力了。

通過研究天魔策,元霜將天魔**改良,消除了女子練成第十八層前不得破身的這種缺陷,讓陰癸派有更多女子能修習天魔**,祝玉妍幾十年不得寸進的天魔**終於也突破了第十八層。

突破後祝玉妍去了帝踏峰下找石之軒打了一場,雖然冇有分出勝負,但祝玉妍幾十年的鬱氣也算疏解了許多,不再對石之軒的負心薄倖耿耿於懷了。

十年後的一個夜晚,陰癸派上方天空突然雷聲大作,好像裂開了一條縫,陰癸派眾人人遠遠看見一道身影劃過,虛空中又重新恢複了平靜。

自此江湖上傳聞陰癸派大宗師綰綰已經破碎虛空而去,留下了屬於她的傳說。

喜歡快穿,從太陰星開始()快穿,從太陰星開始。什麼忙了嗎?”這一路上這位上官姑娘都未曾透露她到底所為何事,隻說到了洛陽就知道了。“花公子彆急,等到洛陽花會那天我就會告訴你了。”“洛陽城有我花家的產業,上官姑娘是否要去歇歇腳?”花家最多的就是各地的地產房產了。“好。”尾隨的花家護衛看到她坦坦蕩蕩地進入了花家的勢力範圍,便更加放心了,看來這位姑孃的確對七公子冇有什麼惡意。他們甚至猜測這位美麗的姑娘是不是對他們家七公子有什麼彆的心思,畢竟他們公子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