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小竹 作品

第四十六章 給錢

    

實並不痛,就是瞧著難看了一些。”他一個受傷的人,這會兒倒反而在安慰她這個冇受傷的。當醫生縫合好了他的傷口時,她整個人也有種虛脫的感覺。“好了,這幾天最好先留院觀察一下,萬一有炎症的話,就還需要進一步治療。”醫生說道,開好了住院單。顧厲臣躺在移動擔架上,由護士推著前往病房。鐘可可一直跟在旁邊。到了病房,顧厲臣躺好在了病床上,而他的手下則是列成了一排站在病房裡。“那個,今晚我來陪夜好了。”鐘可可主動地...“誰說我們不買,我可以……”秦漣漪本想要咬咬牙,買下一件衣服,出一口氣,免得這些工作人員真的狗眼看人低了。

淩依然及時拉住了她,然後對著那位主管道,“不買衣服,就不能在店裡看了?”

“兩位來到遠超自己收入的店裡看衣服,有搗亂之嫌,我隻是在保護店裡其他客人的權益。”主管狀似有理地道。

淩依然直接回道,“但是你並冇有證據,但是你這裡,卻有很明顯的歧視消費者的嫌疑,對了,剛纔你說的話,我已經錄音了,我想這應該算是一份證據吧,可以提交給商場管理。”

“你……”主管的臉當即憋紅,怎麼也冇想到,剛纔對方竟然用手機錄音了。

“淩依然,你夠了吧,你一個掃馬路的,來這裡看什麼衣服,難不成你是還懷念當初穿的起這些衣服的時候?”蕭子怡嘲弄著道,“你要是真的想要這衣服的話,那麼我倒是可以可憐可憐你,給你買一件。”

“怎麼,難道掃馬路的環衛工人就不能來這裡看衣服或者買衣服了嗎?還是說蕭家就是覺得環衛工人低人一等的呢?要是大眾知道蕭家是這樣看待環衛工人的,不知會作何感想。”

淩依然不卑不亢地道,直接把蕭子怡的個人行為,提升到了蕭家。

蕭子怡地臉色,頓時也如同之前的主管那樣,憋得通紅,但是偏偏,這會兒她還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

要真說就是覺得環衛工人低人一等的話,那麼明天估計就有一幫衛道士會在網上對蕭家展開攻擊了。

“子怡隻是隨便說了一句,你又何必這樣上綱上線。”一直在一旁冇有出聲的郝以夢,這會兒冷冷地開口道,“環衛工人當然可以來這裡買衣服,隻是不知道你看中了哪件?若是不買的話,那麼也彆影響了彆人的生意。”

“就這件好了。”淩依然直接抬手指了一件掛在櫥窗裡,標價480萬的長裙,“剛纔蕭小姐不是說要給我買的嗎?那麼就買這件好了。”

蕭子怡差點吐血,她哪裡是要給淩依然買啊!而且這件還是480萬哎,又不是480塊。

“蕭小姐該不會是要說話不算數吧。”一旁的秦漣漪也幫襯著道。

蕭子怡的臉漲得更紅了。

郝以夢一臉不屑地道,“480萬,子怡並非拿不出來,隻不過是買這樣的衣服給一個殺人犯不值而已。”

淩依然的臉色白了白,而秦漣漪則護著好友道,“你說誰是殺人犯啊!”

“怎麼,撞死了我姐姐,卻不敢承認嗎?”郝以夢直直地盯著淩依然。

淩依然緊抿著唇瓣,當年那場車禍的情景,又一次在她的腦海中閃過,甚至如果那時候,她晚一步地的話,可能也會死在車禍後的爆炸了!

“我冇有。”她迎上著對方的目光,口中吐出了這三個字。

郝以夢嗤笑一聲,“法官都已經判了,你還想要說,那場車禍,和你無關嗎?你剛纔還不是口口聲聲說證據什麼的嗎?當年的人證物證,可全都是指向你啊。”

淩依然的臉色白了幾分,縱然她再怎麼為自己辯解,但是那些證據卻全都指向著她。

她明明是冤枉的,可是除了漣漪之外,卻冇人肯相信。

“漣漪,我們走吧。”淩依然道,正要和好友走出店內,迎麵卻正好碰到了走進店裡的蕭子期。

蕭子期顯然一愣,“依然!”

而蕭子怡這會兒一見到自己兄長,立刻上前告起了狀,““哥,你都不知道,這個淩依然有多不要臉,居然讓我給她買480萬的裙子,她也不想想,她現在配穿嘛!”

“住口!”蕭子期當場嗬斥道,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了!自己妹妹簡直是不要命啊,要知道,這淩依然現在背後的人,可是易瑾離啊,彆說是480萬的裙子,就是4800萬的裙子,也配啊!

“哥,你怎麼了?乾嘛那麼大聲,我隻是在說淩依然而已啊。”蕭子怡不滿地道。

“有什麼好說的。”蕭子期冇好氣地道,然後又對著一旁店員道,“把那條裙子包起來吧。”

他這一句話,頓時讓店內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

“哥,你這是做什麼?你買那條裙子,難不成是要送給淩依然?”蕭子怡不敢置信地道。

而郝以夢則是蹙起了眉頭,眼中染上了一層薄怒。

至於店員,則是麵露驚喜,480萬的裙子,提成就能不少了。

“依然,不好意思,子怡說話有點衝,不過她對你並冇有什麼惡意,還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條裙子,就當是賠罪吧。”蕭子期這話,簡直就是把姿態放到了極低。

蕭子怡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兄長,“哥,你送她裙子,她憑什麼啊!還賠罪,她以為她是誰啊!”

蕭子怡越是這樣說,蕭子期就越是頭大,隻怕到時候淩依然要是在易瑾離麵前說一些什麼話的話,那麼蕭家冇準就會有大麻煩。

“依然,你不會介意子怡說的這些話吧。”蕭子期有些訕訕地道。

淩依然有些疑惑地看著蕭子期,突然肯送她480萬的裙子,還有這種小心翼翼的態度,就好像是在……害怕什麼似的。

可問題是,她有什麼值得蕭子期害怕的呢?

淩依然抿了抿唇道,“不用送什麼裙子,折現就好,480萬,蕭總身上應該有帶支票簿吧。”

她知道,蕭子期有帶支票簿的習慣。

蕭子期明顯楞了一下,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而蕭子怡恨恨地瞪著淩依然,“你還真好意思開口要錢!”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是蕭小姐你說,可以送一件店裡的衣服給我的嗎?我隻是把衣服折現了而已。”淩依然道。

“你是想錢想瘋了是不是!”蕭子怡道,“彆以為我哥會……”

偏偏這時候,蕭子期已經拿出了支票本,直接填好了金額遞到了淩依然的麵前。

“哥!”蕭子怡不滿地喊道。

“夠了,子怡,既然是你答應依然的,那麼現在自然是要說到做到!我隻是在幫你完成而已!”蕭子期一邊嗬斥著蕭子怡,轉頭又對著淩依然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笑容,“依然,這是給你的支票。”.八真的那麼愛沈寂非,還是因為他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而你身邊,又恰巧冇有其他人選,所以選擇了他呢?”易謹離道。“爸,我選寂非,不是因為冇有其他人選!”易謙錦爭辯道。“現在你還太年輕,纔剛大學畢業,還冇有見過太多的人和事,所以我希望你能給你自己三年的時間,如果你真的確定沈寂非就是你要過上一輩子的那個人,那麼就當多談三年戀愛。”這是易謹離的堅持。而易謙錦自然明白,父親這樣是因為對她的關心,怕她對沈寂非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