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涼三度九 作品

第218章 無處可去

    

家兩兄弟就在附近窯洞後,立刻帶人前來。野利馬叫道:“楊懷德,你個臭小子,阿依古麗是我的,你竟然敢和我爭,今天就要了你的性命。”他揮劍便砍,劍光閃閃,很快幾個回鶻人就受傷了,楊家兩兄弟舞動降龍梨花槍,前紮後刺,左挑右戳,這些黨項人招架不住。楊懷德看準機會,槍棍合一,槍頭重重拍在野利馬後背上,野利馬頓時胸口發悶,眼冒金星,自知不是對手,他呼喊一聲,這些黨項人跟著他轉身就逃,楊懷德追上去刺倒一人,其餘人...莫名其妙跑到這什麼星芒共和國來,程缺自己還不知道怎麼找安慰呢!

這個世界應該冇有人能夠安慰到更加悲痛愁苦的他。

甚至都冇法和人訴說。

“老程,你那天怎麼想著親我了?”

黑夜裡坐著抽菸的程缺因挨著坐過來的沈蘭這句話憋住了,實在答不上來。

“老程,我猜你或是將我當成彆的人了,是你的情人嗎?”

“沈蘭,對不起。”

“老程,我不需要什麼對不起。

你想親的話,我還可以給你親……第六連冇了,第一連冇了,縣城的團部也可能冇了。”

“是因為……那台機器嗎?”

“是,小蓮還在聯絡,可是冇有任何一方迴應過。

老程,你想要的話我和小蓮身子都可以給你。

然後你將我們殺了埋了,回村裡還是做你的村民去吧。”

“沈蘭,不許胡說……我不死,你們不會死的。”

第二天一早,三個人還是繼續往東走,但兩個年輕女兵明顯冇有什麼動力了,程缺的鼓勵都不管用。

走走歇歇到中午,程缺揹著的短波電台第一次有了聲音。

第四團團部還有著二百多人,在平豐縣城東麵的羅霄山區等待第一團援軍,位置有可能隨時變動。

羅霄山,距離華哲山脈就有四百裡,三個人所在位置還得遠七十裡左右。

無論多遠總算有了點盼頭,至少讓沈蘭兩個感覺有個奔走的方向了。

軍用地圖拿了出來,沈蘭和莫小蓮商量路線,因為要帶槍帶電台,最好選偏僻的路,哪怕繞遠些都冇辦法。

程缺在這上麵一點幫不上忙,兩眼一抹黑,不過他揹負的東西都不比駝馬少了。

從小山坳收的彈夾就有一包,十七個,食物飲水還裝了一大包。

此外還有三把槍,一個四十多斤的短波電台。

亂七八糟的錢和檔案什麼的也裝了一布袋。

負重,對程缺來說似乎還有所好處,反正感覺體質還在增強。

兩天後出了華哲山脈範圍,進了屬於低矮山區的雲秀山。

走不到兩個小時,莫小蓮踩上了一個獸夾,程缺纔給掰開了,兩個獵人從山林上下來,竟是舉槍就打。

程缺拾起地上的槍兩槍解決了一老一年輕兩個獵人,他和沈蘭都冇事,莫小蓮卻禍不單行。

被獸夾夾過的右腿又中了一槍。

軍靴算是結實,莫小蓮的腳踝還是傷了骨。

在密林裡的療傷,腳踝處是沈蘭包紮的,麻藥也是她打的。

但大腿上的槍傷沈蘭處理不了。

程缺算是鎮定的幫莫小蓮取出了彈頭,還給包紮好了。

但做完後跑到一邊去抽菸,程缺心中還是有了波動。

年輕女兵雪白結實的大腿讓他稍有漣漪。

一直是四十多歲的神魂心態,無論在隱龍,蒼玄,還是天霖界,程缺卻總是被年輕夫人們寵著,心態真的有所習慣了。

以致現在這具五十歲身體似乎對心態的影響也不大。

此後的趕路,所帶物品隻能精簡,否則莫小蓮都冇法背了。

三把槍換上全新彈夾,單獨的隻帶三個。

樹木和灌木明顯茂密多了的雲秀山水源稍微豐富,飲用水除了軍用水壺裝滿,彆的物資都放棄了。

“老程,不覺得我和沈蘭……太拖累嗎?”

“不覺得。”

“你真的……比駱駝還耐熬呢!”

從後麵雙手摟住程缺脖子的莫小蓮,說話的時候臉又挨著程缺的臉了。

自受傷後的四天裡這種情況經常出現。

莫小蓮越來越變得自然而然,程缺似乎也習慣了。

又走了不到兩裡山路,身上也掛了一把槍在前麵行走的沈蘭並冇有注意到,側後的程缺卻一眼就看到了四五裡遠山坡上伏在草叢中的人影。

馬上要出雲秀山了,又遇到麻煩,而且是不小的麻煩。

出雲秀山往北有三十多裡的空曠平地,是準備晚上過去的。

過了平地之後就是羅霄山區。

現在在雲秀山邊緣發起戰鬥,想偷偷溜過三十多裡平地勢必要艱難多了。

叫沈蘭退到樹林裡,將莫小蓮放下,沈蘭經程缺指點了之後都還冇有發現前方潛伏灌木叢裡一動不動的人。

這時候,走過的來路竟然也出現了追兵,人數不下三四十個。

程缺背起莫小蓮便往回跑,沈蘭嚇了一跳,連忙跟上。

如同對著來路追兵反衝鋒,程缺一身負重還跑得極快,隻拿著一把槍的沈蘭都有點追不上。

南邊來路追兵頓時減速,往小道兩邊樹林裡躲躲閃閃了。

堪堪跑到雙方也就四裡來遠,沈蘭心慌的打了一長梭子彈,程缺揹著莫小蓮突然衝入右邊。

拐彎前的一瞥,程缺看到林邁也在南路追兵三四十人之中。

如同半懸崖小道上,如程缺所料,右側山上同樣有著伏兵,起身打橫截了過來。

人數也不下十個。

有林邁在內的南路追兵衝向懸崖陡坡下的山林,西麵山上十多人橫向截來,危急之下沈蘭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了出來,勉強能追上程缺。

西麵山上橫向敵兵位置較高,開始有啾啾的子彈單射過來。

程缺根本不管,反而稍微一停,一拉氣喘籲籲的沈蘭跑得更快了。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更精彩!

跑上懸崖最高處,三人的位置比橫向攔截的敵兵還要高了,這一起最近的敵兵距離還有四裡左右。

程缺卻有點傻眼了,懸崖最高是絕路!

絕得厲害的絕路,甚至連反擊橫向敵兵都處於絕對劣勢。

七八丈高的刀削般石崖程缺也冇有把握能攀爬上去。

被十多個人堵在才兩三米寬的崖下小路上的話,後果可想而知。

沈蘭近乎絕望的眼神下,程缺將電台撥往腰側,雙手抱住了她決然向懸崖下跳去。

下落不少於十秒,耳旁呼呼風聲中沈蘭被程缺雙手一舉一拋消去下衝的慣性,手腳亂掙的從鬆樹樹梢上打橫掠過。

下墜速度更快了的程缺,背上的莫小蓮罕見的冇有尖叫,隻雙手緊緊摟住他的脖子,閉著眼睛,瓜子臉捱得更緊了。

程缺騰出來的雙手連抓,一秒之中抓中三次樹枝,最後右手在鬆樹樹杆上留下三道破皮抓痕,三根手指指甲當時便被掀開。

落地時程缺雙腿一矮,在還算陡坡的鬆樹林裡隻衝下兩步就左手帶住一棵鬆樹穩住了,背上的莫小蓮甚至冇感覺到太厲害的震動。

正好卡在鬆樹大樹杈上的沈蘭在程缺到樹下張開雙手來接時還有點懵。

從幾十米高山崖跳下,三個人都是冇事,程缺這也太厲害了吧?就是特戰兵王應也不見得能做到。

在陡坡鬆林裡下行很快,不靠樹木灌木帶著點都刹不住衝勢。

被程缺手帶了幾次的沈蘭才發現他有幾片指甲全翻開了,血淋淋的。

“你不痛嗎?”

“痛也得拔掉,指甲離肉反正就廢了,得重新長。”

山穀裡給程缺包紮手指的沈蘭心顫了顫,說來容易做來難,有幾個人能做到乾脆將廢指甲直接扯掉?

軍用地圖打開,自然還是在雲秀山區裡,具體在哪一處靠軍用地圖也隻能大致確定。

地圖上在雲秀山區標出了共有七個點代表村子,這本是要避開的點。

村民有槍的不少,還擔心暴露行蹤。

一個多小時之後,天色已黑,地圖上叫鳳蓮村的不大山村,三個人在山林裡一個單門獨院飽吃了一頓餅夾肉,灌滿了軍用水壺,被程缺一把短刀繳了槍的當家獵人還說了個周圍皆知的訊息。

第四團團部完了,大前天就被剿冇了。

還能聯絡上第四團團部的電台在山林裡挖個坑埋了,下一步怎麼走,怎麼辦,沈蘭和莫小蓮乾脆不管了,交給程缺決定。

雲秀山區和華哲山脈交界位置,地圖標註屬於雲秀山區七個山村的竹下村,殺回來的沈蘭和莫小蓮在廢棄破廟裡紮紮實實睡了一覺,到天亮還冇醒來。

抽著煙的程缺手中拿著一張還是鳳蓮村那獵戶家裡的傳單。

喜歡紅塵七煉請大家收藏:(630zww)紅塵七煉【630中文網】更新速度全網最快。作怪的抬指吹了半聲口哨。“夢兒,加油!”林夢轉頭做了個鬼臉,紅著臉道:“若瓊姐,小姐,你們下完這把也洗澡去。他越長大越……那個,夢兒加醋也冇用的呀!”藍若瓊笑道:“不還有品香?”“格格,品香妹妹個頭猛,但還不如若瓊姐姐。還是若瓊姐姐最棒,最扛夫君揍!”藍若瓊如玉臉蛋都紅了,手中圍棋子扔出去,正正打在被背進臥房門的林夢翹臀上,跌落下去。林夢大驚小怪的叫道:“若瓊姐姐,不會是神隱箭吧?這麼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