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似酒 作品

第74章 葉子?x是誰?

    

對不會接盤一個玩物吧?想著,桑喜喜心情大好,已經腦補出了真相大白之後沈語淒慘的下場了。“行了,我知道了,就這樣,掛了吧。”她飛快的撂了電話,開車離開這個讓她嫌棄至極滿是泥濘的農村。*沈語在超市裡買齊了瓜果蔬菜各種新鮮肉類,又去商場給爺爺奶奶挑選了幾套新衣裳。她大包小包拎著衣服跟一些小雜物從商場出去的時候,外麵一輪紅日已經快要西沉了。“沈小姐,沈小姐?”沈語還冇走到停車場,便聽到有人在後麵喊自己。沈...下車的沈語還是那個問題,“你是誰?你們老大又是誰?”

紅髮男衝上前,想發怒,反應過來捂住口鼻,警惕的盯著沈語,悶聲悶氣的回答,“我叫周濡,你彆動手。”

沈語噗嗤一笑,“你離我這麼遠,還怕我打你?”

周濡當然怕,他的鼻子還在疼呢。

“我老大在車上,想跟你聊聊,他叫葉子墄。”

沈語皺眉,“我不認識叫葉子墄的人。”

“你去了不就認識了!”周濡簡直是服氣,央城真是個破地方,這裡的人也蠻不講理,要是在濱城,誰跟給他一拳,手還要不要了?

沈語盯著周濡,“我不想認識葉子墄怎麼辦?”說著她看著周濡要上前,拿起了手機,“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打110了。”

周濡:“……”怎麼回事兒,他為什麼會有種拿這個女人束手無策的感覺,調查裡顯示的這個女人根本就是隻小白兔呀!

他懷疑自家老大派去調查沈語的人撒謊了,那個人說沈語脾氣好性格悶,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除了黑白灰找不出來第四種顏色。拿到這個調查結果的時候周濡還笑呢,難怪時律不喜歡這女人,太無趣了。

隻是現在,他才遇上沈語幾分鐘,對她的曆史認知就已經被顛覆了,雖然她今天確實穿的是黑色運動衛衣加牛仔褲小白鞋,但是搭配高馬尾的髮型,她那跟天鵝頸一樣又白又長的脖頸露在外麵,格外耀眼,渾身上下都透露著活力二字,哪裡沉悶了。

“你難道不想知道時律揹著你在外麵跟誰好?”

周濡拿出殺手鐧。

原來是跟時律有糾葛的人。

沈語噗嗤一笑,背菜單一樣背出一連串名字,“……不過這些人跟時律隻是玩玩而已,你這麼鄭重其事的找上我,是想跟我聊桑喜喜還是桑允慈?”

周濡聽到桑允慈三個字從沈語口中說出來的時候,目瞪口呆。

這女人是什麼都知道嗎?那她怎麼還這麼淡定?

兩人說話的時間裡,這條路上陸續駛來許多的車輛,因為那輛橫停著的法拉利,後麵的車都堵成了長龍,有些司機忍不了,都要下車罵人了。

周濡乾脆直說,“我老大是想跟你聊桑允慈的事兒,你肯定感興趣的吧?”

“如果隻是桑允慈的事兒,大概率不是很感興趣。”沈語興致缺缺。

周濡差點冇氣死,“那你到底怎樣才能上車?”

“周先生,你跟你老闆對我來說就是陌生人,按道理來說一個正常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跟你上車的,不過……”

沈語拿出手機點開收款二維碼,“你們可以壓一百萬在我這裡,等我安全了,我再還你們90萬。”

周濡:“……”

三分鐘後,沈語手機到賬一百萬,她微笑著收起手機,“走吧。”說著便不等周濡,大步流星的走向了那輛法拉利。

周濡:“……”

法拉利上。

一個穿著從頭黑到腳的男人就坐在駕駛座上。

沈語見他第一眼就隻覺得有一股冷氣順著她拉著車門的手蔓延到了自己身體的每個角落。

好危險的男人。

同時也很強大。

一身素黑打扮,甚至連墨鏡都是全黑的,沈語無法窺探出他的一點情緒,反而那一片黑色有點像是一潭深水,將她狠狠的吸了進去。

他應該是等的不耐煩了,手指敲打在方向盤上,扭頭看向沈語,“怎麼這麼久?”

周濡跟到了駕駛室那邊的車門口,他鼻子嘴角還掛著血,身上白T恤上麵還有血跡,他彎腰在葉子墄耳邊嘀咕了兩句。

葉子墄切了一聲,“她打你你不知道還手?現在跟我告狀有什麼用?我幫你打回來?”

葉子墄三連問的時候沈語剛好坐上車,她嗤笑一聲,“打回來也行,我這裡捱打挨踹都是明碼標價的,葉先生應該不缺錢?”

沈語認識葉子墄開的這輛法拉利恩佐,頂級豪車,十幾年前就停售,現在全球就隻有不到十輛了,拍賣價高達幾千萬美元,大多數買家都是放車庫裡收藏鎮宅,像這樣開到大街上來炸街的,葉子墄應該是頭一個。

葉子墄捏著方向盤扭頭盯著沈語,沉默片刻後淡粉且薄的紅唇斜斜上揚起了一點弧度,然後他立刻發動車子,車輛轟鳴過後立刻像是利劍一樣竄了出去。

沈語抓緊了安全帶。

葉子墄在市區裡把車開到了二百邁,一瞬間沈語耳邊隻剩下風聲以及刹車,其他車輛鳴笛的尖銳叫聲了。

在市區裡狂奔了兩個多小時後,葉子墄終於將車停在了江邊。

他扭頭看著副駕駛座上坐著的女人,臉色煞白的女人抓著安全帶坐得筆直,竟然冇有暈過去,看來周濡冇說錯,這女人,跟調查資料裡描述的真是,一丁點都不一樣。

他一個按鍵按下,車門緩緩升起。

新鮮空氣灌入肺裡,沈語大大的呼吸了一口後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而下一秒,一隻冷如寒冰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將她的腦袋強擰過去。

葉子墄摘下墨鏡,從駕駛座上越過來靠近沈語。衣服。當她看到她光潔的後背全是血痕的那一刻,她嚎啕大哭。沈語以為是自己的模樣嚇到了她,忙抱住她安慰。當時沈語覺得這冇有什麼不對。她冇有在正常的家庭裡長大過,覺得自己之所以捱打捱罵總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吧。但是後來,無論沈語做得有多好,多優秀,回家等著她的依舊是暴跳如雷的王閔然。季泉聲在看到這一幕後,當時眼底就溢位了寒光。他帶沈語去看外科醫生以及心裡醫生,在看了許多次心理醫生後,沈語才逐漸明白,錯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