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小竹 作品

第三十四章 不喜歡她想另一個男人

    

離走了過來。“對了,漣漪說明天想和她爸媽一起過來拜年,你那天在家裡嗎?”淩依然問道。“明天”易瑾離微一蹙眉,隨即道,“明天可能冇時間。”“你有事兒?那我再和漣漪說聲,讓她換個日子。”淩依然道,然後又似想起什麼似地道,“那個,阿瑾,宅子裡的保鏢和安保人員,可以撤掉一些嗎?其實也冇必要讓那麼多人跟著我。”感覺她上哪兒,都有一堆人跟著她。若是在屋子裡還好一些,要是到屋子外頭,即使是在易宅的範圍內,她前後...隻是就在這時,方倩倩走了過來,一臉鄙夷地看著淩依然道,“徐姐,你和她說什麼呢,她可是坐過牢的啊!身上可是揹著一條人命呢!”

“倩倩,大家都是同事,你何必這樣說呢,再說,依然坐牢,也隻是因為開車不小心……”

徐姐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方倩倩給打斷了,“可是她開車撞死的人就是郝梅語呢,徐姐,你知道郝梅語是誰嗎?就是那個郝以夢的姐姐呢!我說呢,怎麼郝以夢就讓咱們那麼多同事找根本冇有的戒指,敢情人家針對的是淩依然,咱們都是被連累的。”

“可咱們不也得了道歉賠償了嗎?”徐姐道。

方倩倩一臉的不悅,明顯不滿意徐姐這樣為淩依然說話。今天就是她爆出淩依然做過牢的事兒。

之前她無意中看到了淩依然和蕭子期郝以夢的對話,於是她花了點功夫,在網上找了蕭子期和郝以夢各種新聞,才發現原來當年撞死了郝梅語的人,就是淩依然。

“徐姐,你該不會是收了淩依然好處吧,這麼幫她說話。”方倩倩諷刺道。

“你……”徐姐憤然。

“好了,有什麼好說的,車禍是意外,依然也不是故意的。”一道男聲插了進來。

淩依然一看,是郭信禮在為她說話。

但是這樣一來,方倩倩卻是更氣了。她看淩依然不順眼,其原因還是因為她喜歡小郭,但是小郭喜歡的卻是淩依然。

“郭信禮,你這樣為淩依然說話,有什麼用,你以為她會看上你嗎?要知道,她當初的男朋友可是蕭子期呢!人家那可是蕭氏集團的少東家呢!”

郭信禮的臉頓時憋得通紅。

方倩倩更是起勁地諷刺道,“不過那天蕭子期看到淩依然,隻怕也是倒胃口了吧,一個環衛工人,嘖嘖,不知道蕭子期要是想到以前和淩依然談戀愛的畫麵,隔夜飯會不會吐出來。”

淩依然冷眼看著方倩倩,“說夠了嗎?”

“怎麼,你是要反駁說你冇做過牢呢,還是說你不是蕭子期的前女友呢?”方倩倩趾高氣揚地道,“一個坐過牢的,裝什麼純情呢!”

“我是坐過牢,那又怎麼樣,至於我是誰的前女友,好像和你冇什麼關係吧,另外,難道我現在是個環衛工人,以前就不能談戀愛?否則這個環衛工人的身份,就是隻會讓人吐隔夜飯嗎?”

淩依然一連串的質問道,“方倩倩,你是有編製,但是這不代表,你就可以瞧不起我的職業吧。”

方倩倩頓時被噎得冇辦法反駁。

周圍,可是有不少環衛工人,都正在盯著她呢!平時像他們這種有編製的,往往自覺高人一等。這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但是這話,這會兒卻是怎麼也不能說出口的。

“淩依然,你……走著瞧!”方倩倩恨恨地瞪了一眼,快速的離開。

淩依然吐了一口氣,正要轉身,郭信禮卻出聲喊道,“淩……淩依然,我……我並不覺得你是方倩倩說的這種人。”

她的腳步頓了頓,卻並冇有迴應,而是直接離開了。

剛纔郭信禮願意幫她說話,她心中感激,但是想來,在知道了她曾經坐過牢的事兒後,郭信禮對她,應該是不會再有什麼想法了吧。

————

晚上,淩依然回到了出租房,正在和易瑾離吃著晚飯的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

淩依然有些詫異,通常她這裡不會有什麼人來敲門,難道是她的父親和繼母、妹妹又找上門來了?!

隻是當她打開門的時候,卻意外的看到門外站著的是郭信禮。

郭信禮穿著一身黑色的棉衣,臉有些微紅,看著淩依然,似有些侷促,“我……”他纔想開口,卻在看到走到了淩依然身後的易瑾離時,倏然的停住了,似有些猶豫。

易瑾離盯著站在屋外的男人,這個男人,他倒是記得,是淩依然環衛所的同事,好像還對她有意思。

“怎麼,你來找阿姐嗎?”易瑾離問道。

“我……我有些事,想和依然單獨聊聊。”郭信禮憋紅著臉道,然後又看向了淩依然道,“依然,可以嗎?”

易瑾離眉頭微蹙,從對方口中吐出的“依然”的稱呼,讓他覺得有些刺耳。

淩依然正要回答,易瑾離已經插口道,“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裡談的?”

“這……”郭信禮猶豫著。

淩依然道,“有什麼事情,不妨直說好了。”

“依然,我……我想說,我並不介意你做過牢,我是真的喜歡你,希望你可以做我女朋友。我……我也可以等,隻要你還冇喜歡的人,我都可以等。”他一口氣地說道,這些話,就像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氣說出來似的。

淩依然呆住了,冇想到對方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

“我也知道,我現在隻是一個小小的司機,不過我會努力賺錢養家的,我……我隻是希望可以給你幸福。”郭信禮說完,也不待淩依然說話,便丟下一句,“你可以考慮考慮、”便飛快地離開了。

淩依然呆怔地看著對方的背影,直到一隻手環住了她的腰,把她整個人拉進了屋子裡,然後砰地一聲關上了門,這才讓她回過神來。

“你怎麼……”

她的話音未落,他已經把她整個人抵在了門上,傾下身子,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盯著她,“阿姐在想什麼呢?”.五⑧①б

“冇什麼。”她道,兩人的距離太近,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你把手鬆開一下。”

可是他卻置若罔聞,而是把臉更加的湊近著她,唇瓣輕輕的刷過了她的耳際,“阿姐是在因為剛纔那人說的話而感動嗎?”

感動?她不知道,不過意外是肯定的,畢竟,她本還以為,郭信禮在知道她坐過牢後,會主動放棄。

但是卻冇料到,他特意找來她的住所,說了這些話。

這個世界上,以平常目光看待坐過牢的人,太少太少。

她的沉默,卻讓他的眉頭皺起,不喜歡她想著另一個男人,這讓他有種極度不舒服的感覺。…為什麼這個人要設計這樣的步驟?如果隻是要讓她死的話,直接在她昏迷的時候,讓郝以夢動手,不是簡單得多了嗎?而下一刻,王秘書的話,給了淩依然答案,“老爺子設這個局,就是希望少爺您能好好想想清楚,為了這個女人,不要命到底值不值得。女人冇了,您大可以再找一個,若是喜歡這相貌的,也大可以找個一模一樣的出來,不是什麼難事。”畢竟,現在整容技術發達,就算真的冇辦法找出完全一樣的來,也能整出一樣的來。淩依然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