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蘇蘇夜千寒 作品

第2章 把本宮折騰得喲

    

皇帝,恭敬請示。夜千寒淡淡道,“派人去查證。”“是!”七寶公公連忙應下,立即派多方人馬去查證了。月妃看見皇帝竟然對寧妃的話上心了,真的吩咐人去查證,心尖微的滯了一下。皇上以往從不對寧妃上心的,此番看著,像是上心了。綠意跪在那裡,腦袋垂得低低的,讓人看不見她煞白著急的神色,身子控製不住的顫抖。腦袋飛轉,卻想不出任何對策,隻能看向月妃,跪地磕頭,哽咽道,“娘娘,奴婢跟在娘娘身邊這麼多年,從來不曾做過對...林蘇蘇回了自己的長寧宮,聲稱病了,閉門不見客。

太後理所當然的以為她侍寢辛苦了,送來了各種珍貴補品。

隻要寧妃此次能一舉得子,她就可以提出讓皇帝封寧妃為後。

林蘇蘇知道太後的欣欣期待,不敢說自己搞砸了,隻能保持沉默。

皇帝暫時冇找她茬,可能是冇太後下毒的證據,也可能是不想跟太後撕破臉,也有可能是憋著大招。

總之放過她估計不太可能。

她隻能低調保命,如果可以一輩子不出長寧宮,林蘇蘇可以躺在裡頭,混吃等死,鹹魚一輩子。

可是,現實是骨感的。

謝太妃生辰宴,在宮中大搞宴席,她不能不參加。

謝太妃和林太後兩人是死對頭,在宮中鬥了一輩子,現在新帝登基,又各自都籌謀著要把自己的侄女送到皇後的位置。

謝太妃的侄女是淑妃,此刻穿著鏤金百蝶穿花雲緞裙,打扮得像一隻開屏的孔雀。

看見林蘇蘇,立即酸了,冷笑道,“聽說妹妹前幾日侍寢了呢,應該很快就能升份為了吧?”

林蘇蘇看了她一眼,小手扶腰,一臉嬌羞澀澀的道,“對啊,侍寢了呢,皇上器大活好姿勢多,把本宮折騰得喲,三日下不來床呢!

本宮這麼辛苦的侍寢,皇上英明神武,估計是得升本宮份為。”

淑妃頓時氣得俏臉扭曲,“你,你這女人,好生不要臉,誰人不知你是如何爬上皇上床的!”

林蘇蘇語笑宴宴,“淑妃娘娘這是妒忌吧,彆妒忌,妒忌使人醜陋,妒忌使人麵目全非,還有哦,你印堂發黑,得修身養性保命,彆做壞事,不然會頭破血流。”

淑妃氣得花枝亂顫,“林蘇蘇,你詛咒我!”

“是的呀!”

林蘇蘇嬌滴滴拖著音調一句,不再理她,扶著小腰,一副弱柳扶風的往前走,好像真的是侍寢辛苦慘了的模樣。

她有心疾,很嬌氣的,不能受氣,隻能氣人。

淑妃看著她矯揉造作的模樣,氣得咬牙,見她正好走在太液池邊,心生歹念,猛的追了上去,不著痕跡的用力一推。

不想,紋絲不動。

她不甘心,再次狠狠用力。

邊上人忽然閃開,她推了個空,一個踉蹌“撲通”栽倒在了太液池裡,腦袋直接磕著了邊上的石頭,頓時血流如注。

“啊,啊,啊,救命,救命啊……”

淑妃撲騰在裡頭,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

宮女連忙手忙腳亂的下去救人。

林蘇蘇歎了一口氣,“都說了,讓你不要做壞事,非得要做,這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撩撩髮絲,轉身要走,視線內忽然掠過一抹明黃,一高大的身影猝不及防的擋在了自己的麵前。

林蘇蘇……

皇帝什麼時候出現的,他不會是聽到她的話了吧!

不,不會的,彆自己嚇自己。

林蘇蘇一秒整理好了表情,恭敬行禮,“臣妾見過皇上,皇上萬福金安。”

夜千寒掃了一眼她挑不出錯處的行禮姿勢,標準的溫婉笑臉,嗓音清冷無溫,“朕器大活好姿勢多?”

林蘇蘇……

溫婉的笑容頓時僵如木雞。

她咬掉自己的舌頭還來得及嗎?

空氣凝滯了兩秒。

皇帝冰冷的嗓音再度響起,“光天化日之下挑釁生事,寧妃當真好大的膽子。”

林蘇蘇心尖一顫。

狗皇帝眼睛是瞎的麼,生事的明明不是她!

不過人家是皇帝,說你生事就是生事!

林蘇蘇睫毛低垂,眼珠一轉,再抬眸已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可憐兮兮的道,“雖然生事的不是臣妾,但是衝撞了皇上,臣妾罪該萬死,臣妾這就回去禁足三個月,麵壁思過,夜夜為皇上祈福贖罪,皇上意下如何?”總不可能不給!萬萬冇想到,辰哥哥還真是不給,還跟乾爹杠了起來,最後還眾目睽睽之下抱著賤婢走了!走了!!!紫蘭郡主瞠目結舌的看著,怒意從腳底竄到了天靈蓋,氣得渾身發抖!辰哥哥怎麼可以這樣!一個狐媚子賤婢,憑什麼值得他如此對待!林蘇蘇走過來,看著這倆乾爹乾女兒憤怒扭曲的臉,磨了磨小銀牙。算計美人姐姐是吧,這筆賬記下了。她拾起地上那束野花,走到紫蘭郡主身邊,冷冷道,“紫蘭郡主好厲害的手段。”紫蘭郡主從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