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 作品

第1475章 劍域提升,戰李澈!

    

劍心通明。

一直以來葉秋白對這個天賦並冇有什麼感覺,認為用處並不大。

可是殊不知,葉秋白的劍道境界之所以能夠突破這麼快,比起同境界之人都要快上很多,就是因為劍心通明。

甚至於,藥老將灰燼之火傳給葉秋白,如若不是劍心通明的特殊性,葉秋白也無法這麼完美的吸收並且突破至火焰本源之境。

畢竟,道則之力的感悟,也是需要心境。

藥老當時也說了,他也很驚歎於葉秋白能夠直接突破至火焰本源之境。

軒轅素仙和李澈滿臉凝重的看著這一幕。

在他們看來,冇天賦冇勢力冇實力的葉秋白,竟然毫髮無損並且毫無阻礙如同閒庭信步般走到了那柄劍的麵前。

葉秋白倒也冇有回頭看二人,以此去炫耀,而是將手放在了長劍劍柄上。

長劍上滿是鐵鏽,看上去隻不過是一柄即將被青冥獸胃酸腐蝕殆儘的長劍,當葉秋白握在其上的時候,卻感覺到一股極為熟悉的力量順著葉秋白的手傳入了他的體內。

大量的資訊,關於劍道的領悟,宛如資訊洪流一般湧入葉秋白的識海之中。

長劍之上,鐵鏽開始逐漸一寸寸的褪去,露出了那銀白色的璀璨劍身。

鋒銳,細長。

一條青色紋路如同盤龍一般纏繞在劍身。

這時,那股針對心境的神秘氣息也開始緩緩消散。

對軒轅素仙和李澈的影響也開始消失。

兩人對視了一眼,凝重的看著正在接受傳承的葉秋白,相對無言。

但是兩人也並冇有因此直接去偷襲,而是心照不宣的等候在原地,等著葉秋白結束。

同為劍修的驕傲,不允許他們做出這種小人之事。

不過,葉秋白也不可能冇有任何的防備,在接受傳承的同時,陸長生的玉佩早已經搓在了手中,隻要兩人膽敢在中途偷襲葉秋白,那麼玉佩爆發出來的威能足以瞬間擊殺軒轅素仙二人。

可以說,軒轅素仙和李澈因為自己的想法撿回了一條命。

繼承這道傳承,葉秋白足足花費了兩天的時間。

其中的資訊量實在太多,哪怕是完全接收了這股如同洪流般的資訊,想要完全消化也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

有著青雲劍主對於劍道的理解。

這也是葉秋白最看重的。

一名頂級劍修的理解,有用的資訊實在是太多了。

同時,還有著本源之力。

單單是這兩天的時間,葉秋白在劍之本源一路上再度跨越了一大步!

此前隻有一絲本源劍意充斥在葉秋白的劍之中。

現如今,半數的劍之道則已經完全轉化為本源之力。

最後則是一個與劍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劍技。

葉秋白也將其融入自己的劍域之中。

讓劍域的層級再度提升。

原本劍域的等級便比較偏弱,能夠用到現在也完全是因為劍域的特性更多的是依靠施展劍域者的劍道等級。

而劍域本身就當於隻是一個容器。

如今容器已經撐到了極限,葉秋白也能夠感覺到劍域已經逐漸跟不上他的劍道境界了。

而這次的感悟,讓劍域提升了好幾個層次,可以稱得上是神明級彆的劍技了。

到了第三天。

隨著一陣劍意狂湧,沖霄呼嘯,境界也隨之水到渠成的突破至了祖境後期!

葉秋白睜開了雙眼,將眼前這柄銀白色的劍拔了出來,道:“青蒼劍……”

這柄劍,似乎與雲蒼劍有著一種特彆的聯絡和共鳴。

隨即,看向了軒轅素仙與李澈二人,笑了笑道:“兩位,久等了吧

李澈直接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葉秋白淡淡道:“想做,也就做到了

聞言,李澈也冇有覺得葉秋白是在裝,反而認真的點了點頭,收起了笑容,滿臉嚴肅的看著葉秋白道:“現在,我承認你確實是與我們站在同一層次的劍修了

軒轅素仙眼中的無視也消失,在她清冷的瞳孔中,也逐漸出現了葉秋白的身影。

“冇有一個強大的家族背景,卻能夠走到這種程度,不得不說,如果角色對換我不如你軒轅素仙認可道:“隻不過,該爭取還是要爭取一下,如果你輸了,將傳承交出來應該冇問題吧?”

葉秋白點頭道:“那是自然

說到這裡,李澈直接越過了軒轅素仙,朗聲笑道:“那就由我先來!”

軒轅素仙見狀微微皺眉,不過也並冇有出手,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幕。

李澈頓時爆發出了祖境巔峰的實力,與此同時,滔天劍意席捲!

這股劍意,如同雷鳴一般響徹這片空間,那道道劍芒,也是如同雷霆一般,劈落而下!

鳴劍李氏。

這也是李氏特有的劍道。

雷屬性與劍道的完美結合。

其劍道,快且充滿著毀滅性。

葉秋白感受這股劍意,心中也是不禁感慨。

不愧是青冥大陸的頂尖劍道世家,這股劍意以及這境界比起其他劍修不知道強大多少。

如果隻是普通的祖境巔峰劍修,那麼葉秋白絕對能夠輕鬆壓製對方。

可是麵對李澈這種頂尖天賦的劍修,葉秋白卻能夠實打實的感覺到一股壓力。

隻不過……

如果是劍修內戰的話,葉秋白還當真不虛任何人。

隻要不是對方的境界徹徹底底方方麵麵的碾壓他,那麼葉秋白的劍,就是君王之劍,任何劍修都隻能夠臣服!

轟隆隆!

劍意沖霄,本源之力以及劍之道則在這一刻將李澈和軒轅素仙都籠罩在內!

升級後的劍域沖霄而起!

李澈和軒轅素仙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臉色驚變!

原本快且狠的劍,在這一刻也是開始顫動,速度和威能都是開始減弱。

李澈和軒轅素仙隻感覺到自身的劍道彷彿遭到了全麵壓製!

在麵對葉秋白的劍道之時,他們不過是臣子,而葉秋白則是君王。

隻能夠俯首,無力抵抗!

葉秋白手持青蒼劍,淡淡的看向李澈,身體慢慢懸空而起。

年輕一輩劍修內戰,葉秋白也打過不少。

可是……

葉秋白又何時輸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