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落安

    

的檔案做了標記之後就開始翻閱手上這份策劃案。的手指修長,骨架偏細,手背上的皮細薄薄的一層,可以清晰看見皮下的淡青管的脈絡。本是一雙好看的手,但從的食指第一個指節到手腕腕骨之間,蜿蜒攀爬著一道泛白的細長疤痕,像一條醜陋不見天日的樹,生生破壞了這雙手纖弱的。但手的主人並不在意,當下醫療容行業發達,完全能將這道疤祛除得幹幹淨淨不留一痕跡,但白落安從未過這個念頭。任由這道在別人看來象征著自己卑微出的疤痕引...(寫在前麵:請不好火葬場這一口的寶貝千萬千萬千萬不要點進來,請不要因為題材問題給作者打低分,請不要看到一半,作者的伏筆都還沒有寫完就給作者扣強行洗白的帽子再給作者低分。尊重每一位讀者,也請讀者能稍微給作者一丟丟尊重。拜托拜托~)

“白總,這是策劃部討論後修改的方案,電子檔我已經發到了您的郵箱,請您審閱。”陳靜將裝訂冊的厚厚一遝策劃方案輕輕放在胡桃的辦公桌。

端坐在辦公椅之上的人聞言抬起頭,道了一聲辛苦了。

人的聲音如冰撞瓷,抬起頭的那瞬間,已經做了三年助理的陳靜還是不習慣直視的眼睛。

白落安是標準的人相,鵝蛋臉,彎眉,鼻梁秀,五致如同工筆落,本該是溫婉的人兒,濃睫覆下的眼睛卻寒意人,素黑的瞳仁像兩顆黑曜石,冷冽犀利,將天然微翹的眼勾出來的嫵製得半分不剩。

脆弱白皙的脖頸之下的風被黑白兩職業套裝遮擋得嚴實,但死板的職業妝並沒有讓上顯出老氣,反而因為上冷淡顯出別樣的韻味來。

像影視劇裏薄的大佬,漂亮,但沒有人氣兒,陳靜想。

白落安勉勉強強算半個大佬,年紀輕輕出任君越集團的副總,雖然這裏麵有是現任君越總裁霍泠妻子和手持百分之10君越份的原因。

但不可否認的是的個人能力優秀到能夠完全讓人忽略掉這層關係戶的份。

20歲憑借清大專業第一名的績在集團實習,22歲畢業後空降副總職位,在此後的三年時間裏,為君越談下了數個S級專案,這些專案單拿出一個專案就足以讓的履曆金閃閃,惹人拜。

的工作能力毋庸置疑,人也不難相,工作的時候雷厲風行,但私下並沒有領導的架子,共事三年,陳靜也差不多清了白落安的子。

外冷熱,隻是看著冷淡了一點而已。

是一個緒非常穩定的上司,工作失誤,隻批評從不發火,下屬有難題,雖然不會主解答,但來請教的時候也不吝於點撥幾句,對自己手下的人也大方,們團隊專案提是整個公司裏最高的。

雖然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以為不好相,但經過三年,團隊裏的人都對有種由衷地敬佩。

畢竟一個25歲的孩能有這樣強的能力,們這些親近的人很清楚背後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不過,可能就是因為看著冷,所以白落安和霍泠夫妻二人瞧著才並不親近。

兩人夫妻的關係在公司並非,但兩人在公司除了工作上的流之外再無任何其他夫妻之間的互,讓人兩人其實並不是一家人的覺。

兩人的辦公室挨著,但上班是分開到的,一般是白落安來得早一些,用餐也是分開的,稱呼也是幹的“霍總”,“白總”。

如果說工作時間是為了避嫌,尚有理由可找,那中午兩個小時的非工作時間,兩人也從不會任何流,下班兩人也不會共乘一輛車回家這件事,就是為兩人夫妻不和添了實錘。

若說兩人是聯姻,但以霍泠的家世,也不需要他犧牲自己的婚姻換取利益,且白落安並非出寧城豪門之家。

既不是商業聯姻,也不是王子遇上灰姑孃的真戲碼,兩人的婚姻關係就變得耐人尋味,撲朔迷離。公司裏私下有不人編排白落安,說是爬了霍泠的床才飛上枝頭變凰。

也因為兩人之間的漠然,讓許多人生出了不該生出的心思。

關於自己的流言,白落安向來置之不理,但霍泠上的緋聞,總是會在第一時間理得幹幹淨淨。

在很多人眼裏,白落安就是被霍泠冷落的皇後,空長了一副好皮囊也拿不住丈夫的心。霍泠連裝都不屑裝,不難看出這是對厭惡到了何種地步。

上流圈子也八卦,當年突然出兩人的婚訊,自打那以後就了一群豪門小姐聚會的談資。不過白落安從剛開始眾人豔羨嫉妒好奇的物件逐漸變了們不屑鄙夷的--0027山--0027。

後續事宜一一匯報完畢之後,陳靜走出白安的辦公室,輕輕帶上門。

白落安將電腦上正在審閱的檔案做了標記之後就開始翻閱手上這份策劃案。

的手指修長,骨架偏細,手背上的皮細薄薄的一層,可以清晰看見皮下的淡青管的脈絡。

本是一雙好看的手,但從的食指第一個指節到手腕腕骨之間,蜿蜒攀爬著一道泛白的細長疤痕,像一條醜陋不見天日的樹,生生破壞了這雙手纖弱的。

但手的主人並不在意,當下醫療容行業發達,完全能將這道疤祛除得幹幹淨淨不留一痕跡,但白落安從未過這個念頭。

任由這道在別人看來象征著自己卑微出的疤痕引發眾人諸多的猜測。

白落安在空白的地方做上批註,一個下午的時間,就保持著這個姿勢,下班的時間到了,陳靜輕輕敲了敲門之後開啟一條二十厘米左右的,和團隊的同事一起和白落安說再見。

“白總,我們先走了,您別看太晚了,明天見。”

“明天見。”

白落安掃了一眼桌上鍾表上的時間,才反應過來已經是晚上了,向陳靜等人點點頭,示意們先走。

門闔上,白落安接上剛才的思路,將最後兩頁檔案看完才轉了轉痠疼僵的脖子。

37樓可以清楚地將這座城市中心最繁華的地帶盡收眼底,此時外麵車水馬龍,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遠的車燈模糊一片紅黃織的團與天際彌留的晚霞相輝映。

很熱鬧,和白落安格格不的熱鬧。

霍泠這幾天在隨政府政要到臨省考察,但他在或者不在,都與白落安關係不大。

唯一的不同大概是不用看到那雙藏著冷漠與譏誚的眼睛。對而言,或許是難得的可以口氣的空隙。

沒有人想被人討厭,如果被人無緣由地厭惡,自己又不想和這個人惡,那麽尚且能努力尋個由頭找個機會破冰,就算不能,努力過後也能安自己一句問心無愧。

但白落安被厭惡是有緣由的,尋得到那個由頭,可找不到那個機會,能破除兩人之間的堅冰。

就隻能像現在這樣,被討厭五年,1846天。

努力過,問心有愧。

(追妻火葬場,不好這一口的寶貝慎慎慎,請不要看到一半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題材給作者打低分,拜托拜托~完男主人設好文有很多,我另一本的男主人設就是頭甜到尾,不喜歡反差男主請慎這一本~鞠躬謝~)冰撞瓷,抬起頭的那瞬間,已經做了三年助理的陳靜還是不習慣直視的眼睛。白落安是標準的人相,鵝蛋臉,彎眉,鼻梁秀,五致如同工筆落,本該是溫婉的人兒,濃睫覆下的眼睛卻寒意人,素黑的瞳仁像兩顆黑曜石,冷冽犀利,將天然微翹的眼勾出來的嫵製得半分不剩。脆弱白皙的脖頸之下的風被黑白兩職業套裝遮擋得嚴實,但死板的職業妝並沒有讓上顯出老氣,反而因為上冷淡顯出別樣的韻味來。像影視劇裏薄的大佬,漂亮,但沒有人氣兒,陳靜...